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佛教放生
投稿

广义放生:突破现实困境 创新放生思路

2017-01-23 10:28:22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释宽见 责任编辑:菩提精舍

 1.jpg

(2015年4月19日,释宽见撰于北京天开寺)

近年来,由放生所导致的各种问题多次引发社会关注。中央电视台2015年4月17日《晚间新闻》以《莫让放生变杀生》为题,报道了江西赣州全南县被放生的300多只狐狸袭击家禽的事件,再次提出因放生不当而危害生命、破坏环境、造成社会困扰这一严重问题。放生本是体现大乘佛法慈悲精神的行为,却因为走入种种误区而广受社会诟病,甚至产生了“放生变杀生”的荒诞后果,与佛教精神背道而驰。

放生的目的是培养佛弟子的慈悲精神,如法放生确实具有很大功德,历史上也多有相关的记载。但是时至今日,城乡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普遍缺乏基本的放生条件,人口稠密、空间有限、污染严重,为放生而捕捞伤生、杀生的情况屡见不鲜,甚至形成了因放生而产生的捕杀、贩卖动物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放生,产生了许多问题和矛盾。因此,端正放生认识,规范放生行为,拓展放生思路,探索放生方式,成为今天的学佛者亟需慎重思考的问题。

基于大乘佛法的慈悲精神,笔者提出“广义放生”的理念,将放生、救生、素食、反堕胎等慈善活动涵摄在广义放生(护生)的理念之中,为解决当下面临的放生困境提供新的思路。

一、正确认识放生的精神内涵和行为原则

放生是指解救处于生命危险和恐惧之中的众生,使它们免遭杀戮的痛苦,乃至通过忏悔、皈依、发愿、回向等仪轨,使之与三宝结下殊胜法缘,祈愿其现世安乐,命终后往生极乐净土,将来毕竟成佛的一项救护生命的活动。

佛陀在《梵网经》中讲道:“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亦杀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可见,放生的精神实质是慈悲,佛教徒通过放生的修行过程,培养自心的慈悲品质,认识到众生都曾经是自己的父母亲,从而知恩报恩,效仿佛菩萨,为一切世间众生做救护。

《大智度论》中讲道:“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

印光大师也总结了放生的十种功德:无刀兵劫、集诸吉祥、长寿健康、多子宜男、诸佛欢喜、物类感恩、无诸灾难、得生天上、消灭恶业四季安宁、生生不息善心相感。

因此,放生活动若符合其真实内涵和精神实质,则能够成就世出世间的功德利益。

如法放生需要遵循一些基本的行为原则:不要择特定的时间,比如选择佛菩萨圣诞或者某个特殊的日子才来放生,而要随见随放,只要看见众生处于生命危险之中,就施以救护;不要择特定的摊档购买甚至预订要放的生命,放生者不要图方便图便宜而与“放生指定摊档”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形成为了放生而建立的市场——因为放生而网捕、打捞生命(甚至一些原本不会被打捞的小鱼苗也因为要卖给放生者而被捕捞起来)的情况非常普遍,以所谓“放生”为契机大肆伤生、杀生;不要择固定的放生地点,要保证生命被放之后的安全,不要让捕生者摸到放生规律而伤害物命;要保护环境,不能因为放生而破坏环境、伤害其他生命;要平等放生,不要贪图数量,也不要拣择贵贱、大小、种类等,而应因地制宜,随处随缘救生,也就是说,放生唯一应该抉择的是:这个生命是否处于危难之中;不要制造声势大肆宣扬,放生的意义不在于参与人数的多少、放了多少数量、规模是否庞大、影响力强不强。

所有造成社会负面影响的放生活动,一定违背了佛教放生的精神内涵和行为原则,因此也就失去了如法放生所具有的功德利益,善行大打折扣,甚至还可能造下恶业。

二、充分认识当前放生的各种误区

近年来,动辄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放生活动并不罕见,随之而来的是关于放生的负面报道也愈来愈多,有些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据报道:北京通惠河出现大量被放生后的死鱼污染河道;北京放生者在河北乡村附近放生上千条蛇,给当地居民生产生活造成极大威胁;广东某市放生者在公园放生毒蛇,触犯刑律构成犯罪;济南野生动物因有人要放生而遭到网捕;广州黄茅村被放生的上千只老鼠满村乱窜;长白山景区被放生的许多狐狸沿路“要饭”;江西被放生的300多只狐狸袭击家禽;深圳被放生的海鳗咬伤游客,其中一名被咬伤的孩子缝了100多针……这些草率、盲目、不负责任的所谓“放生”,破坏社会秩序、危害人身安全,正在给社会造成伤害,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舆论关注和批评。凤凰网佛教频道曾以“放生还是放死”的震撼标题,展开关于放生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的讨论,新华网的《无序放生背后暗藏非法产业链:放生成了“杀生”》、人民网的《哈尔滨被放生麻雀不断死亡市民指放生即杀生》等媒体报道,以及有些地方政府出台的禁止放生的规定,都在警示放生活动的规则和底线。

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网站发布的《莫让放生变杀生》一文,较为系统地总结了当前放生活动中常见的7个误区,即:随意乱放外来物种,破坏生态平衡,导致本地物种的灭绝;购买动物放生,容易刺激杀生黑色产业链;买卖野生动物,违反国家法令;大量放生,超过生态负荷,破坏生态平衡;不顾生物习性,误将生命置于不宜生存的环境;不注意动物检疫,随意放生可能传播疾病;不考虑他人安全,随意乱放有危险的动物”等等。

这些所谓的“放生”竟然给社会制造了这样多的问题,沦为社会舆论中的“放死”,这样的“放生者”,或者是出于无知,或者是只关心自身的“功德”,而罔顾物命的死活、他人的利益、社会的公序良俗,还剩下多少慈悲的内涵,还有多少救护生命的性质?

在放生所具有的诸多殊胜功德中,最为大众接受并广为流传的是可以令放生者消除病苦、健康长寿。放生之所以出现误区,往往在于急功近利的思维——着眼点不在于救护众生,而在于追求自己的所谓“功德”,以放生的动物为筹码,希图换取自身的利益。很多人的放生动机,并不是见到处于危难之中的众生而施以救护,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需要,如解除病苦、消灾延寿、积功累德等等。以自我为中心的刻意的放生,究竟是利己还是利生?值得反思。

有利生的动机,才能成就利生的结果。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他人利益、被放生者的利益等,都需要智慧的抉择,以符合放生的基本行为原则。而以利己的动机,自然就容易违背放生的基本原则。利己与利生,放在慈悲的天平上,高下立判。

慧律法师一语中的地指出放生和佛教的关系:“放生是一种善事,可是它不是佛教的主体……佛教的主要宗旨就是转法轮,弘法利生,劝众生发菩提心,成就无上佛道。” 印顺导师则呼吁:“放生是慈悲心行,是功德,据说还能消灾益寿,我理当赞叹。但现今的放生方式,副作用太大,我真不敢赞同……佛法不只是信仰,不要专为自己着想,迷迷糊糊的造罪业!以放生为事业的法师、居士!慈悲慈悲吧!” 

三、提倡奉斋(施斋)等广义放生,突破当前困境

学佛的目的是要转变自私自利的凡夫心,成就佛菩萨的精神品质。放生作为大乘菩萨行重要修行内容之一,必然要符合这一原则。鉴于传统的放生行为在当前社会遭遇到种种困境,笔者遵循大乘佛教放生行为的精神实质,依据近现代高僧大德的思想传承,倡导包括如法放生、救生、素食、阻止堕胎在内的广义放生(护生)理念,并在北京天开寺建立了广义放生基金——如法放生、救生、素食施斋、反堕胎基金,用以关爱一切生命、救护一切生命。

1、放生:如理如法

广义放生的内容中,仍然包括传统的放生行为,强调放生的心理动机和行为方式都要如理如法——随时随地救助那些处于生命危险和恐惧之中的众生,使它们免遭杀戮的痛苦,获得世出世间的利益;同时也要遵循放生的基本行为原则。具体内容前文已述。尤其需要强调的是,如法放生的确是一大善举,只是在当前的情况下,要做到智慧、如法的放生已经越来越不容易。

2、素食奉斋(施斋):釜底抽薪

因为不易做到智慧、如法地放生,所以我们应该拓广放生的思路,大力倡导戒杀吃素,这是釜底抽薪式的放生。印光大师就说过:“(放生)然欲一一如法,实难做到。是宜极力提倡戒杀吃素,以为根本解决之法……放生之举,事虽为生,意实为人。人若止杀,则固用不着此种作为。” ⑤印祖深刻指出放生的根本意义并不在于放生这件事情本身,而在于使人类停止杀生的行为。如果人类不再杀生,也就不必放生了。可见,素食乃是阻止杀生的釜底抽薪之法。

当今世界,为了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大规模的养殖、屠宰等行业所造下的杀业给众生带来巨大的痛苦。如果只是倡导放生而不鼓励素食,那么杀生的市场并不会减少;如果盲目放生,则反而更增加了杀生的市场,不仅难以达到救护生灵的目的,而且很容易招致世人的讥嫌。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近现代的许多高僧大德都明确讲过素食才是根本的救生护生之法。如妙莲老和尚说:“放生当然好,但不如吃素好,吃素才是真正彻底的放生。你虽放生还没有吃素,那你一生能放好多呢?你放的没有吃的多吧?” 

倡导素食的有效方法之一是开办素食餐厅,然而,在中国大陆,素食餐厅往往因为经济困难而举步维艰,有些甚至赔钱到难以为继。一方面,存在放生有余的尴尬:大家都热衷放生、放生金额巨大,而传统放生方式很难如理如法、导致很多弊端;但另一方面,却存在素食不足的困窘:素食推广乏力,素食餐厅经营困难,往往赔钱甚至关门。笔者提出的奉斋(施斋)之法,意在承继和创新佛教的放生传统,改变当前“放生富富有余“而“素食严重不足”的不平衡境况。奉斋(施斋),源自腊八施粥的佛教传统,即以戒杀放生的发心,把原本用于放生的款项投到素食餐厅,订制斋饭,免费发放给社会大众,并设立广告牌,把奉斋(施斋)的目的、斋主的祈愿内容公布出来进行宣传,例如:“某某为祈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社会和谐……等,特以斋饭免费供养社会大众……” 通过奉斋(施斋)活动,斋主与大众广结善缘,让社会大众了解戒杀素食的理念乃至佛法的理念,共襄救护生命的盛举,乃至共种解脱成佛之因。奉斋(施斋)是放生的创新方式,也是广义放生理念中的核心内容之一,它避免了当前放生活动中的一切弊端,对国家、社会、大众和佛教界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奉斋(施斋)活动不仅具有放生的实质意义,还能帮助素食餐厅的经营改善,救济弱势群体、贫困阶层,因此同时还具备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公益慈善、正能量传播、广告宣传等作用。同时,奉斋(施斋)是对腊八施粥的佛教习俗的进一步拓展,施粥一年一次,奉斋(施斋)则可以天天进行,有利于佛法的传播和推广。总之,奉斋(施斋)的理念能够与现代生活方式产生多层面对接,把佛法的慈悲精神和智慧思想融入当代社会生活中,教化大众,净化人心,和谐社会,利益众生。

3、救生:“放人”就是放生

当前的放生热潮中,有一个非常值得检视的误区:一些佛教徒在热衷放生的同时,对于身边急需帮助的同类——身患重病,甚至绝症的人们,却不愿施以援手。

曾有一位身患重病的居士,希望得到周围热衷放生、每月参加几万、十几万元放生活动的道友的救助,但他得到的答复是:“不用看病,好好念佛吧——要么业障消了病好了,要么就往生了。”这种回答令人心寒,也令人困惑。这些好乐放生却不愿意救人的人,其所谓的“放生”逻辑也经不起推敲——试问,市场上那些鱼龟蛇鸟等等动物是生命,人们把它们买来要救护要“放生”;人类也是生命,而且是高级生命,那么当人类生命遭遇疾病或其他种种痛苦甚至是死亡的威胁时,要不要救护、要不要“放人”呢?放生好,那“放人”就不好吗?救生好,救人就不好吗?“放人”也是放生,救人也是救生!

笔者提出广义放生的理念中包括“放人”——救人就是放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是高级生命,救助那些处于危险、绝望、恐惧中的人们——我们的同类脱离苦难,同样具有殊胜的功德。那些家境困难的急病、重病患者辗转床枕、备受折磨,尤其是那些只要有钱治疗就有希望康复的患者,正需要我们施以援手。真实的放生,是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应缘、应机地救助需要帮助的众生——病者求到这些好乐放生的佛教徒,表示他和大家最有缘,大家应该应这个缘而行救助。但是好乐放生者拒绝了他,然后却刻意去别处寻找那些不一定正处于危难之中的动物去做放生,这是本末倒置、愚痴颠倒。佛教徒应该懂得,身边这些正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们,正是我们修行慈悲的对境,需要我们当下马上就去救助。

无独有偶,星云大师对此也有类似的开示:“我们与其要放生,不如更积极地护生……而护生最大的意义是‘放人’一条生路……如果我们能在一个人发生困难时,资助他一下,帮助他度过难关,或者说几句好话鼓励他、帮他一个忙,这就是‘放人’,‘放人’给予人重生的因缘,比‘放生’的功德更高、更大。” ⑨大师把放生的内涵延展到对人类的温暖关怀,充分体现了佛教大慈大悲的情怀。

对于好乐放生而无视人类痛苦的所谓“佛教徒”,有一个问题需要提醒:放生所体现的慈悲救护生命的精神,其对象是局限于一个特定的范围,比如仅限于对待畜生道的动物众生吗?如果放生的对象有局限,那么作为一种修持方法,这种有对象局限性的放生就无法与佛陀那竖穷三界、横遍十方的大慈大悲相应,也就无法成就殊胜的佛果功德。佛陀的慈悲对象,从来是一切众生。因此,放生所救护的对象,也就理所应该是一切众生,无一遗漏。当然,人类也就必然被涵摄其中了。佛教倡导众生平等,放生的生命种类和范围也不应该有局限。在放生的天平上,处于危险、痛苦、恐惧中的鱼龟蛇鸟和人类,本应没有区别,放生当然也就应该包括“放人”——救人。当然,在当前社会普遍出现诚信危机的情况下,救人时需要核实求助信息的真实性,以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这是合情合理的,但这并不能构成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理由。无论是放生还是救人,以慈悲心统摄这一行为,应该也必须是其要旨。

4、反对堕胎:另一种形式的放生

据统计,全世界每年堕胎约五千万,相当于二战全世界死亡人数的总和。堕胎作为后果极其严重的杀生行为,在当代社会已成司空见惯的现象,而性观念的开放导致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宣传堕胎的危害、阻止堕胎的行为,杜绝不负责任的性行为,能够起到制止杀生的作用,具有放生的根本性质,符合广义放生的理念,因此成为广义放生的重要组成内容。

胎儿是人类,堕胎相当于杀人,对母亲和胎儿都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当前社会大众普遍对堕胎的危害极其无知,轻易造下严重的杀业,将来必然要感受巨烈的痛苦。大力宣传堕胎的危害、反对堕胎行为、为有实际困难的母亲提供各种帮助以保护胎儿平安降生,也是广义放生理念的重要内容。

目前,一些有识之士或从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观、重塑民族伦理观的角度,或从宣传堕胎危害的角度,或从建立正确爱情观、爱护自身的角度,已经在进行反对堕胎的积极宣传,广义放生行动将加入这一行动,从爱护生命、制止杀生、救助生命的角度进行理论宣传和行为实践,与社会有识之士一道为救护生命、改变社会谬误观念做出努力。

广义放生理念既致力于突破当前的放生困境,对传统放生方式进行创新,同时也致力于对放生核心精神本质的回归;既是对时代社会发展的积极适应,也是对佛教价值观的传承和坚守。放生作为一种修行实践方式,需要慈悲的统摄,也需要智慧的抉择。笔者希望以此文抛砖引玉,就教于方家,欢迎以不同意见赐教,以引起同修们更深入的思考。

关键字: 责任编辑:菩提精舍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藏经阁佛教印经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藏经阁佛教印经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