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佛源老和尚的当头棒喝 你悟到了啥?

2018-08-06 11:20:49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来浩法师 责任编辑:熊猫宝宝 阅读:

 

一顺一逆,皆是慈悲。

佛源老和尚是虚云老和尚的法脉嫡传弟子,虚老于云门丈室六祖真身前传师云门宗法,赐名妙心,为云门宗第十三世法脉传人,传法偈云:

妙心胜德不可量,恺志雄能振宗纲。

佛慈梵畅摩诃衍,源远流长法海康。

佛源老和尚继承农禅并重的传统,在云门宗形成一派独特的禅门风光。他被禅门泰斗虚云老和尚赞为“真衲子,真铁汉”!他曾不惜生命与习仲勋同志等人一起保护被称为“东方圣人”的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真身。

公元2009年2月23日在广东省乳源县云门山大觉禅寺度生缘尽,安详示寂,世寿八十七岁,僧腊六十八年,戒腊六十三夏。

啪的一声,《金刚经》念完了!

一日,集众开大会。

老和尚说:“常住安排你们做佛事都不去,好大的架子哦!告诉你们,这是轻慢常住,要迁单的。古来人讲‘金山修建,不烛自明,若无灵验,今古焉传?’你看看蜡烛不点自己着了,要是说没有灵验的话,也不会流传到今天呀!经忏,经忏,经是佛说的,忏是祖师造的嘛!你们倒好,常住上请你们都不去,装老修行呀?”说到此,“啪——”的一声,老和尚桌子一拍站起来说:“《金刚经》念完了,你们试试看!”

当时,满座皆惊!

鬼子母!

早餐后,陪老和尚散步,见不远处一妇女在逗一小孩玩。

“看,一对鬼子母!”

老和尚问:“鬼子母是有一千个崽伢子(儿子)吧?”

我答:“是五百个。”

随后,走到云门小卖部,见花坛中很多杂草,让我帮忙拔掉。“好好拔,拔干净点!”

正当我低头拔草时,老和尚突然冒出一句:

“呵,又一对鬼子母!”

猛回头一看,真有一妇女抱一小儿朝小卖部走来,我正准备发笑,突然回过神来:“不妙!”

老和尚早已走远了。

世人都爱“贪看天边月,失落手中珠!”让无明烦恼的“杂草”覆盖我们常住真心的“鲜花”,忘失自我的妙真如性,而随“鬼子母”漂到“罗刹鬼国”去了!

禅门毒招——“不留情见”

一次,下课回丈室,老和尚正托着盘子在给居士派糖果。

见我归来,便问:“搞么来?(干什么去了?)”

“上课,拜《法华经》回来。”

老和尚大吼:“拜什么拜?不会跟人家结缘呀!恒顺众生就是恭敬诸佛菩萨嘛!”吼完操起盘子向我就是一扔,“当、当、当……”盘子掉到地上,两边颤抖,糖果撒了一地。

再看旁边的居士,早已吓得脸色苍白……

禅门奇招——“直指人心!”

早餐后,一帮居士来丈室见老和尚。老和尚刚坐好,居士们就齐刷刷地给老和尚顶礼。

老和尚怒骂:“拜什么拜?想拜死我呀?”吓得居士们不敢拜了。

“供养老和尚。”领头的居士让大家一个个拿利是(红包)供养老和尚。

老和尚用面巾纸擦了擦嘴,笑呵呵地说:“这么客气干什么?一切现成的,你们个个都是‘多宝如来’哦!”

禅门狠招——“瞬雷神掌”

二〇〇六年八月底,老和尚不慎被电动车压倒,右腿摔断,到广州协和医院开刀将骨头接好。

回云门疗养期间,半夜老和尚叫“刀口痛”,我给他揉腿。

老和尚问:“看到刀口没有?”

我看着裤子傻呵呵地说:“老和尚,隔着裤子怎么看得到?”

“怎么看不到?蠢东西!”

“啪——”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哪个?

晚上,照顾老和尚。

老和尚说:“热!”

我忙把他身边的热水袋拿开。

老和尚喝道:“不是那个热!”

“那是哪个?”

“啪——”又是一巴掌!

无事为兴盛!

老和尚躺床上说:“来浩,你要好好地做事!”

我说:“现在做事很难呀,人事很复杂的!”

老和尚说:“人家复杂,你也搞复杂点嘛!”

我回道:“不行呀,那样会弄得自己很辛苦的。”

老和尚说:“那就无事为兴盛!”

你不会睡觉

云门佛学院第二届禅修班毕业典礼,老和尚很早就去了佛学院,坐在文化班教室看书。

一法师见了说:“师父,您很早啊!”

老和尚:“你们更早。”

法师说:“我刚才还在床上睡觉呢,听见铃声才出来。”

老和尚:“你睡觉时做梦了没有啊?”

法师答:“没有做梦。”

老和尚说:“那你不会睡觉。”

根机!

晚上,老和尚自言自语:“世上的人想当官,想发财,出家人想修行,想坐禅开悟。”

侍者乘机问:“师父,云门寺有没有开悟的人?”

老和尚略顿了一下说:“我怎么知道!”

侍者换了个话题:“师父,以前的祖师们在问答中,说得不好就掀禅床,那是怎么回事啊?”

老和尚说:“那是当时的风格,还有棒喝,打骂的方式。”

侍者问:“那怎么现在没有了呢?现在又用什么方式接引人呢?”

老和尚沉默了一会,很严肃地说:“现在没有那种根机了。现在只有从看经、拜佛、坐禅、研究教理等方法入手了。”

从老和尚的语气中听得出来他的心里是很沉重的。

道在屎溺!

老和尚问:“谁呀?”

“来浩。”

“哦,”老和尚唤,“来浩。”

“阿弥陀佛!”

老和尚:“屙屎啊?”

无心于物!

源公问某僧:“都说生死事大,你晓得什么人不怕死吗?”

僧无对。

“农民不怕屎(死)嘛!”源公边笑边说,“因为他没有邋遢这个概念啦!”

人人皆有,个个不无

源公八十寿辰,尼众学院师生前来贺寿,排班于丈室门口。

源公出门见之,喝道:“搞什么鬼?”

领头的法师吓得战战兢兢地说:“没…… 没……没什么事,就……就来看看老和尚。”

源公横眼一瞪,大脚一跺,一杵拐杖,狮吼道:“看什么看?一个鼻子两只眼,你们每个人都有的嘛!”

语音刚落,扬起拐棍,朝着群尼头上就是一阵乱舞。

众尼被打得“呀呀”直叫,一哄而散!

无家可归!

傍晚,源公散步山门口。

某僧一见便问:“师父,回家吧?”

源公:“我无家可归哟!”

僧:“您现在去哪里?”

源公:“跟你走啊!”说完伸手,僧接住。

源公紧紧地抓住,僧被“推”着向前走。

要珍惜福报!

一日,老和尚见我连用了几抽纸巾擤鼻涕,就破口大骂:“鬼来的!有多大的福报,难道你那破鼻涕比我这纸巾还要金贵吗?”

狮子窟中狮子吼!

源公从广州协和医院回云门寺疗养。

半夜侍者与明建师照料,源公腿疼难眠,坐起来闭目养神,突然问:“怎么办呢?”

侍者说:“请老和尚给我们开示。”

源公随手指书架上的经书说:“上面有。”

侍者答:“经书我们都看了些,但还是不知道怎么用功,没个下手处,请老和尚慈悲开示我们!”

源公摇摇头:“不跟你讲,我讲不过你!”

脚一蹬把鞋踢了,大声说:“睡觉!”侍者遂与明建师扶他躺下,坐下来刚小声和明建师说了两句话,源公就大喊:“来浩——”

“阿弥陀佛”侍者遂到跟前问,“老和尚,什么事?”

“过来。”

侍者低头近前。

“再过来点嘛!”

侍者刚俯耳到源公嘴边。

“这里——”一声猛吼,如雄狮出窟一般。

侍者耳朵都差点被震聋了,当时被吼得满脑子空白,身心舒畅,一种无上清凉的感觉,就如人饮水,难以言表。侍者遂问:“哪里?”

源公闭目不语。

噢,侍者此时方知“箭过久矣” !

那是书上说的!

丈室,源公叫大众坐香。明建师说:“坐在那里打妄想。”

源公说:“打就让它打,别管它。烦恼即菩提嘛。”

源公边说边用手掌示意,反复地翻着手掌说:“如这手掌,反过来菩提,反上去烦恼,本是一体,怕什么?”

明建师:“师父您现在坐香还打不打妄想?”

源公:“不知道。”

明建师又问:“您刚才说了那么多,怎么不知道呢?”

源公说:“那是书上说的。”

你法力大嘛!

某日,源公与明乾师去菜地,累了,坐石墩上休息。

一条小虫向源公爬来,源公一直用眼睛看着它,离源公还有两尺远时,他对明乾师说:“你给它打个皈依。”

明乾师念皈依时,小虫就不爬了,皈依后,源公起身,用拐棍把小虫子拨了一下,明乾师惊讶地发现小虫子已经死了。

明乾师问:“它怎么死啦?”

源公说:“你法力大嘛!”

境界不思议!

某次水陆法会,源公在法堂开示,一蟑螂爬到他脚边。源公见很多人都注意蟑螂去了,就一脚将蟑螂踩住,直到开示结束才将脚抬起,那蟑螂居然是肚皮朝天死的。

有僧平时看见蟑螂,就会马上打死,心比较狠。源公劝他:“不要打死它啦,不要打死它啦。”

人命无常,生死一口气!

老和尚睡着突然问:“我个(的)娘耶,我娘在哪里呀?”

我答:“不知道。”

老和尚:“哦,娘也不知在哪里,吖(爹)也不知道在哪里。人命无常,生死一口气呀!有什么好争的呢?”

没用的东西!

某僧替人值班,源公见其初来,就总挑他毛病,一会儿让他这样,一会儿让他那样。

其僧本来就因值班有些恼火,做事时更能看出他一百个不愿意。

源公让他按摩腿:“用点力!”

僧加劲。

源公还是喊:“大力点!”

其僧就像发泄心头之恨,狠劲地按。源公也不叫痛,还嫌他力气不够,喝骂道:“妈的鬼东西!没吃饭呀?”

这一骂,该僧受不了了,收起衣服就不干了。

源公问侍者:“走了?”

侍者说:“走了!”

源公说:“没用的东西!”

释迦老子还没毕业!

佛学院毕业典礼上。

老和尚说:“释迦老子也没有毕业,释迦老子不度众生了,就毕业了!观音菩萨过去是正法明如来,现在倒驾慈航度众生……要学习释迦观音,出家人要像猛虎一样,精神抖擞,到死谁都怕你,不然的话,什么样的鬼都来找你的麻烦!”

最后发毕业证时说,回到师父身边的学僧是好样的……

凡圣同体,圣凡一如!

侍者:“师公,书上讲‘转凡成圣’是不是就是把凡心妄念转变成圣智般若? ”

源公故意装成没听见,问:“啊?”

侍者又将问题重复一遍。

源公呵斥道:“哪里有什么圣心凡心?扯蛋!”

侍者愕然!

开光!

某女居士拿了块玉佩请源公开光。

源公说:“婆娘,太太,夫人!”

日日是好日!

晨,源公带盆下楼说要剃头。

侍者说:“师公,今天剃头日子很好哦,二十九长慧!”

源公说:“哪一天不好?还长慧,蠢得要死!”

佛门宝贝!

源公的棒喝威严是出了名的,大家都怕他,被他打过骂过的人事后不但不恨他,反而是感恩不尽。

所以,源公常讲:“打不退、骂不退的,是佛门里的好宝贝!”

藏经阁佛经印经网微信号
护持佛法僧

相关阅读

鸠摩罗什是中国佛学史上占有重要一席的译经大师,又是一位经历坎坷的奇僧。[详细]
十八罗汉是指佛教传说中十八位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阿罗汉,由十六罗汉加二尊者而来。他们都是历史人物,均为释迦牟尼的弟子。十六罗汉主要流行于唐代,至唐末,开始出现十[详细]
懈怠的人,平常轻松安稳的过日子,没有精进修行的心。等到有朝一日生病了,或者遇到不吉利的事时,才想到要去烧香拜佛,说是作福。这样子诸天神是不会降临的,因此众魔就敢[详细]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