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传佛教 > 禅宗

憨山大师《八识规矩通说》

2018-04-02 14:58:28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憨山大师 责任编辑:有事你先忙 阅读:

 

憨山大师《八识规矩通说》憨山大师《八识规矩通说》

  唐三藏法师 玄奘 集

  明憨山沙门 德清 述

  八识规矩者,初玄奘法师糅《成唯识论》就,窥基法师因见本论十卷,文广义幽,乃请法师集此要义,将八识分为四章,每章作颂一十二句,将五十一心所,各派本识位下,有多寡之不同,条然不紊,故称规矩。然论虽十卷,其义尽此四十八句,包括无遗,可谓最简最要,为一大藏教之关钥。不唯讲者不明,难通教纲,即参禅之士,若不明此,亦不知自心起灭头数。所谓佛法之精髓也!

  但窥基旧解,以论释之,学者难明,故但执相,不能会归唯心之旨。予因居双径寂照,适澹居铠公请益性相二宗之旨。予不揣固陋,先依《起信》,会通《百法》,复据论义,以此方文势消归于颂。使学者一览,了然易见。而参禅之士,不假广涉教义,即此可以印心,以证悟入之浅深。至于日用见闻觉知,亦能洞察生灭心数。但此颂近解已多,皆得其宗。但就机宜,或以此为一助。

  以随文难明,故先提大纲于前,使知纲要,则于颂文不劳细解,亦易会矣。大纲者,谓一真法界、圆明妙心。本无一物,了无身心世界之相,又何有根境对待,妄想分别之缘影乎?原此心境,皆因无明不觉,迷一心而为识,唯识变起见、相二分,故见为心,相为境。故缘尘分别、好丑取舍者,皆妄识耳。若了心境唯识,则分别不生;分别不生,则一心圆明,永离诸相矣!今以未悟一心,故须先了唯识心境、生灭心行,则当下消亡,一心可入。故唯识必须先知大纲,方可安心入观耳。

  此颂大纲,单举八识心王。缘境之时,境有好丑,故心所从之执取;起憎爱取舍,故作善作恶;善恶为因,故感苦乐二报;则业力牵引,受苦受乐。众生生死之法,唯此而已。此中开列八识各具心所多寡之不同,造业有强弱之不一,分别皎然。使学者究心,了知起灭下落,易于调治,不致盲修瞎练,不是徒知名相而已。

  众生日用见闻觉知,不离心、境。其能缘之心,具有三量,量者量度,拣非真智。今妄识对境,便有量度,故心有三量,谓现量、比量、非量。以第一念现前明了、不起分别、不带名言、无筹度心、如镜现像,名为现量。若同时率尔意识,随见随即分别,名为比量。比度不著,名为非量。此三量,乃能缘之心也。

  而所缘之境,亦有三,谓性境、带质境、独影境。现量缘性境,性者,实也。谓根尘实法,本是真如妙性,无美无恶;以心无分别,故境无美恶,是为性境。带质境者,比量所缘。若比度不著,则为非量。其带质境,有真、有似,以六七二识,各有所缘故。若六识外缘五尘,比度长短、方圆、美恶等相,属第二念意识分别,故为比量;此长短等相,是带彼外境本质而起,名似带质,以是假故。其意识缘五尘过去落谢影子,亦名有质独影,乃意识所变,故云“以心缘色似带质,中间相分一头生”,谓单从能缘见分起故。若缘空华、兔角等事,名无质独影。若散心所缘,又有梦中境界,及病中狂乱所见,皆是非量。并定中观鱼米肉山等事,皆现量。明了意识虽通三量,现多,比、非少也。若七识缘八识见分为我,中间相分两头生,以能、所同一见分所变,故名真带质境。此心、境之辨也。

  以心、境对待,境有逆顺好丑,则能缘心,依之而起憎爱取舍等见,故起惑造业,染成善、恶二性,故感将来受苦、乐二报,故心王有苦受、乐受;若不起善恶,属无记性,则平平受。因此受亦有三。所以三界众生,上下升沉,轮回苦乐不忘者,皆由唯识内习熏变,发起心、境。故三量、三境、三性、三受。

  由是不能出离生死,皆心意识之过也!故论云:“众生依心、意、意识转。”今唯识宗,因凡夫日用不知苦乐谁作谁受、外道妄立神我、二乘心外取法,故佛说“万法唯识”。使知唯识,则知不出自心;以心不见心,无相可得。故参禅做工夫,教人离心、意、识参,离妄想境界求,正是要人直达自心本无此事耳!

  今八识颂而称规矩者,只是发明心、境;其所作善作恶,皆是心所助成,以各具多寡之不一,故力有强弱之不等耳。此唯识之大纲也。其心所法,已见《百法》,今预列心境,则临文不必繁解,恐碍观心耳。参禅若了妄心妄境,皆唯识所现,则用功之时,内外根境一齐放下,不逐缘影,能所两忘,绝无对待,单提一念,摄归自心,则一切境、量分别,皆剩法矣!

  ○前五识颂

  性境现量通三性,眼耳身三二地居。

  遍行别境善十一,中二大八贪嗔痴。

  此颂前五识。首句言五识与八同体,缘境之时,单属现量。以前五识乃八识精明之体,映在五根门头了境之用。以初映境时,当第一念未起分别、不带名言、无筹度心,故名为现量,境即性境。若起第二念分别,则是同时意识相应而起,则属比量。故云“性境现量”。言三性者,乃善、恶、无记三性。由此五识,体非恒审,故三性皆通。

  问曰:五识现量本无善恶,何以通三性耶?

  答曰:此约同时意识,而引自类种子同时而起,则三性皆通。此指意识任运而言,非专五识也。

  问曰:若前五与八同体,然八识毕竟无善无恶,而五识何独通耶?

  答:八识毕竟不起分别,五识则有任运分别,约后分别位义说通耳。

  眼耳身三二地居者,此言三界五识行止之地也。二地者,谓欲界五趣杂居地,色界初禅离生喜乐地。以欲界五识全具;初禅天人以禅悦为食,不食段食,故离舌识,既不受食,则亦不闻香,故无鼻识,但有眼耳身三识而已。居者,止也。谓此三识亦止于初禅,若至二禅定生喜乐地,以入定中,三识亦无,故云居止于此。遍行二句,颂相应心所也。其相应心所,通有五十一,而前五识,但具三十四心所法。

  余不具者,互相违故。

  五识同依净色根,九缘七八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愚者难分识与根。

  此颂初句言五识所依之根,次句言生识之缘,三句言了境之用。言依根者,谓八识精明之体,今映五根门头,各了自境;不能圆通者,以被五色根之所笼罩,故各别区分。然五根乃四大所造,有浮尘、有胜义。今净色根,乃清净四大所造,为胜义根,则浮尘根不足依也。且如盲者见暗,与有眼处暗无异,足知根坏而见不坏,则所依乃净色根耳。言净色者,旧解但云四大初成之净色,此最难晓,唯天眼能见。

  愚谓净色,即无明壳也,何以明之?且妙明真心本来圆明广大,今变而为识,则被无明拘碍,及结色成根,而无明识体栖托其中,是为五蕴之众生。且此妙心,非无明力,谁能裹此而入躯壳之中耶?故中阴身亦有形状,但轻薄耳。鬼神五通,乃净色之用,足可征矣。“九缘”等者,言生识之缘。谓八识生起,共有九缘,但具缘多寡之不同耳。九缘者,谓空、明、根、境、作意、分别、染净、种子、根本。此九通为生识之缘,以有为之法,非无缘而生。

  偈曰:“眼识九缘生,耳识唯从八,鼻舌身三七,后三五三四。”谓眼识必仗九缘方生;耳识八缘,除明缘,以暗中能闻故;鼻舌身三识,除明空二缘,故唯七耳。相邻,次第也,应云八七;后意识五缘者,谓除分别与根,以根乃七识,染净依故;七识三缘者,但有作意、种子、根本耳;八识四缘者,谓根——即末那,境——即种子根身器界,作意——即遍行一,种子——乃八识亲生种子。此通言生识之缘,意取前五识,因便及后三也。鼻舌身,乃合中取境,以合方知故。眼耳离根取境,以合则坏根故。此言了境之用也。愚者难分一句,言小乘人唯依六识三毒,建立染净根本;不知八识三分,以根乃相分色法,识乃见分心识。以不知此,只说根识相生,纵许五识依五根生,则六识依何为根耶?经云:“根能照境,识能了别,二乘不知,故为愚者。”此上八句颂有漏识。下四句颂无漏成智。

  变相观空唯后得,果中犹自不诠真。

  圆明初发成无漏,三类分身息苦轮。

  此四句颂转识成智也。变,谓变带。相,谓相分。以五识一向缘五尘相分境,以此识同八齐转,今托彼相,变带观空,而此方成智;其相虽空,亦未离空相,以不能亲缘真如无相理。故智有根本、后得,根本智缘如,名真智;后得智缘俗,名为假智。果中不诠真者,正谓佛果位中,尚名假智,此破异师计也。以安慧师宗言后得因中缘如,故此破之。圆明初发,谓八识转大圆镜智。初发之时,此前五识即成无漏,以同体故,所谓“五八果上圆”。若此五转成所作智,在佛果中则能现三类身,谓大化、小化、随类化,以此三身应机利物。以在因中有外作用,故果上亦成利生大用也。参禅无明一破,则五根门头,皆光明智照,如镜照物,不将不迎,终日应缘,了无一法当情矣!

  ○六识颂

  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

  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

  此颂六识。初句言六识善、恶、无记三性,现量、比量、非量,性境、带质、独影,一一皆具。以诸识中唯此具足,故其力最强,三界生死,善恶因果,唯此识造,故云三界轮时易可知。所以能取三界生死者,以五十一心所法全具,故业力殊胜。但就善恶一念起时,则心所齐集,以类相从,故云分别配之,则易可知也。然意识有五种缘境不同,五种,谓明了意识、散位独头意识、定中独头意识、梦中独头意识、散乱独头意识。此五种缘境,唯后梦中、散乱位二种,单缘独影境;其前三种,皆能缘三境。以凡有影像,皆落意识巢臼,故参禅工夫,必要离心意识者,要不堕光影门头,以非真实故耳。

  性界受三恒转易,根随信等总相连。

  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

  此颂六识业力强胜也。受虽云三受,其实有五,内外粗细之不同,谓苦、乐、忧、喜、舍。逼悦心,曰忧、喜,逼悦身,曰苦、乐,忧喜苦乐不行时,名为舍受。

  以此六识于三性三界五受,恒常转变改易也,正如善时忽生一恶念,喜时忽生一忧念,改易不定。次句承之,云若恶念起时,则根本与随烦恼连带而起;若善念起时,信等善法亦相连而起。以其善恶心所齐行,故助其强胜耳。于八识中,能动身发语,独此识最强,其造善恶之业,亦此识最强。引者,能引诸识作业。满者,能满异熟果报。故一业引一果,多业能圆满,其所造业力招后报者,则牵引八识受生死苦。故八识颂云“界地从他业力生”者,此耳。故楞伽不立七识,但言真识、现识、分别事识,足知此识过患最重也。

  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犹自现缠眠。

  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此颂六识转成妙观察智也。以第六识顺生死流,具有分别、俱生我法二执;若逆流还源,亦仗此识作我、法二空观。今转识成智,从观行位,入生空观,至七信位,方破分别我执,天台云:“同除四住,此处为齐。”从八信起,作法空观,历三贤位,至初地初心,方断分别法执,故云“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二执方现,故云 “现缠眠”。缠,目现行。眠,目种子。以俱生我法二执,乃七识所执者,七识无力断惑,亦仗六识入二空观。初则有相观多,无相观少,至第七远行地,六识恒在双空观,方破俱生我执,俱生法执永伏不起,至此六识方得纯净无漏,相应心所亦同转成妙观察智也!若此识成智,则日用现前六根门头放光动地,一切云为,皆大机大用矣!

  ○七识颂

  带质有覆通情本,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

  此颂七识境、量、心所也。此识唯缘带质境,以心缘心,名真带质。言通情本者,以拣六识缘外境为似带质也。以此七识缘内见分为我,中间相分,识与见分本质交带变起,故名为真。三性之中,唯有覆无记。谓此识虽无善恶,而有四惑我见,相应而起,盖覆真性,故名有覆无记。随缘执我量为非,此句拣量也。若言带质境,则属比量所缘;今因执内见分为我,以非我计我,恒谬执故,故名非量。此识唯具十八心所,以虽无善恶,而为染污意,故具八大、遍行,并别境中慧;慧即我见,贪、痴、见、慢,同一我见故。余不具者,以善是净法,此识染污;小随粗猛,此识微细;由见审决,故疑无容起;爱著我故,嗔不得生。故唯四惑。然无别境四者,以欲希望,此识任运,无所希望,故无欲;解者,印持未定境,此识恒缘定事,故无胜解;念乃记忆曾所习事,此识恒缘现所受境,无所记忆。无不定四者,悔者,悔先所作,此识恒缘现境,故无恶作;睡眠必依身心重昧、外众缘力,此识一类内执,不假外缘,故无睡眠;寻、伺二法,粗细发言,浅深推度,此识唯依内门而转,一类执我,故皆无之。

  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日夜锁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六转呼为染净依。

  此颂七识力用也。此识恒常思察量度第八见分为我,故云“恒审思量我相随”。恒之与审,八识中四句分别:第八恒而非审,不执我,无间断故;第六审而非恒,以执我,有间断故;前五非恒非审,不执我故;唯第七识亦恒亦审,以执我无间断故。有情由此生死长夜而不自觉者,以与四惑、八大相应起故。第六依此为染净者, 由此识念念执我,故令六识念念成染;此识念念恒思无我,令六识念念成净。故六识以此为染净依,是为意识之根。以此识乃生死根本,故参禅做工夫,先要志断四惑,内离我见,方有少分相应。

  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

  此颂七识转识成智也。分别、俱生我法二执,乃六、七识各有所执。分别二执,从初发心,六识修生空观,至七信位,断分别我执;随入法空观,历三贤位,至初地方断。此则七识当转平等性智,因有俱生二执未净,故此识未得纯净无漏,故曰“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谓六识恒住双空观中,至第七远行地,方舍藏识,破俱生我执;至八地无功用行,则我执永伏,法执间起,故云恒摧。若此七识转成无漏平等性智,在佛果位中现十种他受用身,为十地菩萨说法,菩萨所被之机也。行人此识一转,则不动智念念现前,法界圆明,湛然常住矣!

  ○八识颂

  性唯无覆五遍行,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诤。

  此颂八识行相也。此识唯一精明,本无善恶。故四性中,唯无覆无记,诸心所中,唯与遍行五法相应,以有微细流注生灭故。三界九地,乃生死六道,此识为总报主。当体虽无善恶,而被他六识业力牵引而生,前六识颂“引满能招业力牵”者,此也。以此识深细,世尊寻常不说,故云“陀那微细识,习气成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向为二乘,但说六识,建立染净根本。二乘一向未闻,故不了耳!又云“阿陀那识甚深细,习气种子成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故云因迷执。以小乘不知,故不信有此识,是故大乘论师,引大小乘三经四颂、五教十理,证有此识,故云由此能兴论主诤。十证之义,论中广明。

  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公。

  此颂八识体、相、力用也。浩浩者,广大无涯之貌。谓藏识性海,不思议熏变而为业海,故此识体广大无涯,以具三藏义故,名为藏识。三藏者,能藏、所藏、我爱执藏。以前七识,无量劫来善恶业行种子习气,唯此识能藏;前七识所作异熟果报,唯八识是所藏之处;由第七识执此为我,故云我爱执藏。论云:“诸法于识藏,识于诸法尔,更互为果性,亦常为因性。”积劫因果,不失不坏,故云不可穷。本是湛渊之心,为境风鼓动,故起七识波浪,造种种业,经云:“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洪波鼓冥壑,无有断绝时。”故云渊深七浪境为风。前七现行,返熏此识,以其体有坚住可熏性,故云受熏。前七善恶种子,唯此识能持。又能持根身器界,一期令不散坏者,以是此相分,乃所缘之境故。以为三界总报主,故死时后去,投胎先来,为众生之命根,故云作主公。其实不知,不死不生,法身常住也!故经云“识藏”、“如来藏”,所谓“如来藏转三十二相,入一切众生身中”,故如来藏有恒沙称性净妙功德,岂生死耶?今迷而为藏识,亦具恒沙染缘力用。能一念转变,则妙性功德,本自圆成。以真妄觌体,故颂四句叹其力用广大也。

  不动地前才舍藏,金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普照十方尘刹中。

  此颂转成大圆镜智也。谓此识因七识执为我,故后无始时来,相续长劫,沉沦生死。圆教菩萨,从初发心修行,渐断习气,历过三贤登地以去,至第七地破俱生我执,此识方得舍藏识名,显过最重,故云不动地前才舍藏。以微细法执,及有漏善种间起,尚引后果,名异熟识,至金刚心后,证解脱道,异熟方空,故云尔也。异熟若空,则超因果,方才转成大圆镜智。言“无垢同时发”者,以佛果位中,名无垢识,乃清净真如。谓镜智相应,法身显现,圆明普照十方尘刹,故结云“普照十方尘刹中”。以理智一如,方证究竟一心之体,此唯识之极则,乃如来之极果也。

  谛观此识,深潜难破,此识丝毫未透,终在生死岸头。古德诸祖未有不破此识,而有超佛越祖之谈。今人生灭未忘,心地杂染种子未净纤毫,便称悟道,岂非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可不惧哉!

  此论古存一解,今人解者甚多,但委细分别名相,转见难入。而修行之士,未亲教者,望崖而退。即久依讲席、罢学参禅者,但勘话头一著,而心地生灭头数,亦没奈何。此论虽云相宗,但显唯心之相,若不知此,亦难究心,不免得少为足。故予此解虽未尽依论文,唯取其义而变其语,使学者一览便见,正要因此悟心,不是专为分别名相也!若责予杜撰荒邈之罪,固不敢辞,而为修行者未必无功。幸高明达士,得意遗言,是所望也!

  ○六祖大师识智颂解

  [大圆镜智性清净]

  教中说转识成智,六祖所说识本是智,更不须转。只是悟得八识自性清净,当体便是大圆镜智矣。

  [平等性智心无病]

  此言七识染污无知,乃心之病也。若无染污之病,则平等性智,念念现前。

  [妙观察智见非功]

  言六识本是妙观察智。于应境之时,若以功自居,则执我见,此则为识;若不居功,则日用应缘,纯一妙观察智矣。

  [成所作智同圆镜]

  言前五识转成所作智。此亦不必转,但悟八识清净圆明,则于五根门头放光动地,一切作为,皆镜智之用矣。

  [五八六七果因转,但转名言无实性]

  此言转识分位。虽说六七二识是因中转,五八二识乃果上转,其实转无所转,但转其名,不转其体,故云“但转名言无实性”。

  [若于转处不留情,繁兴永处那伽定]

  此结前转而不转之义也。所言转识成智者,无别妙术,但于日用念念流转处,若留情念系著,即智成识;若念念转处,心无系著,不结情根,即识成智。则一切时中,常居那伽大定矣!岂是翻转之转耶?

  观六祖此偈,发挥识智之妙,如倾甘露于焦渴喉中。如此深观,有何相宗不是参禅向上一路耶?予昔居五台,梦升兜率,亲见弥勒为说唯识曰:“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予因此悟唯识之旨。此虽梦语,不可向梦人说也!

佛教文化订阅号
护持佛法僧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达摩祖师──中国禅宗初祖。少时神慧疏朗,闻皆晓悟,志存大乘,深入禅法。后随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学大乘义理,四十年后受嘱衣钵,续佛法脉。梁武帝普通七年(公元526年)达摩[详细]
禅宗作为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佛教派别,在传播过程中形成了一套有别于其他宗派的教化弟子的方法。从达摩禅师来到东土开始,以至到六祖慧能,这几代禅师在教化弟子时,通常是采[详细]
禅宗一名,是在中国创立的,当佛陀的时代,并没有禅宗一名,而只有禅的工夫和禅的内容。佛教的解脱道的修持法,是以戒为起步,以定为重心,以慧为目的,戒、定、慧,称为三[详细]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