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汉传佛教 > 律宗
投稿

舍利弗问经白话

2017-11-10 15:49:46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 责任编辑:醍醐灌顶 阅读:

 1.jpg

失译

凡夫白话译

 

‘舍利弗问经’是佛陀智慧第一的大弟子舍利弗,代替未来世的僧众,请问佛陀持戒之事。以免后世不守戒律之出家众,乱解释戒律,坏乱佛法。

舍利弗问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罗阅只音乐树下。与大比丘众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名闻十方结尽解脱。八部鬼神等愿闻法要。

 

舍利弗从座而起。前白佛言。世尊。佛是法王。随众生欲散说法教。令诸天人恭敬奉持。或闻传闻。或行不行。云何名行法者。云何名不行法者。

 

佛言。善哉善哉。汝能为诸众生。作如是问谛听谛听。吾为汝说。夫行法者。有闻而持。有传闻而持。皆名曰僧。

 

如宝事比丘。闻佛所说诸行无常。即观生灭断诸有漏。真吾弟子是行法者。

 

其传闻者。如观身比丘闻汝说。迦留陀夷说。饮酒者开放逸门。于行道者作大留难。即入无诤三昧。得见道断集。

 

行我法者不行非法。行非法者是名不行是非法人。非吾弟子。入邪见稠林。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世尊。为诸比丘所说戒律。或开或闭。如为忽起长者设供。断诸比丘不听朝食。如为社人请。复听食饭茇鱼肉。如为频富村人请。复不听食饭但食薄粥。如为频婆娑罗王请。复听饱食饭食。如为阐陀师利请。复听多家数数食。皆不得饱。诸如此语。后世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云何奉持。

 

佛言。如我言者。是名随时。在此时中应行此语。在彼时中应行彼语。以利行故皆应奉持。

 

我寻泥洹。大迦叶等当共分别。为比丘比丘尼作大依止。如我不异。

 

迦叶传付阿难。阿难复付末田地。末田地复付舍那婆私。舍那婆私传付优波笈多。

 

优婆笈多后。有孔雀输柯王。世弘经律。其孙名曰弗沙蜜多罗。嗣正王位顾问群臣。云何令我名事不灭。

 

时有臣言。唯有二事。何等为二。犹如先王造八万四千塔。舍倾国物供养三宝。此其一也。若其不尔。便应反之。毁塔灭法。残害息心四众。此其二也。名虽好恶俱不朽也。

 

王曰。我无威德以及先王。当建次业以成名行。

 

即御四兵攻鸡雀寺。寺有二石师子。哮吼动地王大惊怖退走入城。

 

人民看者嗟泣盈路。王益忿怒。自不敢入驱逼兵将乍行死害。督令勤与。

 

呼摄七众。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式叉摩尼出家出家尼一切集会。

 

问曰。坏塔好不。坏房好不。佥曰。愿皆勿坏。如不得已。坏房可耳。

 

王大忿厉曰。云何不可。因遂害之无问少长。血流成川。坏诸寺塔八百余所。诸清信士。举声号叫悲哭懊恼。王取囚系加其鞭罚。

 

五百罗汉登南山获免。山谷隐险军甲不能至。故王恐不洗赏慕诸国。若得一首即偿金钱三千。

 

君徒钵叹阿罗汉。及佛所嘱累流通人。化作无量人。捉无量比丘比丘尼头。处处受金王诸库藏一切空竭。王益忿怒。君徒钵叹现身入灭尽定。王自加害。定力所持初无伤损。

 

次烧经台。火始就然飙炎及经。弥勒菩萨以神通力。接我经律上兜率天。次至牙齿塔。塔神曰。有虫行神。先索我女。我薄不与。今誓令护法。以女与之使至心伏。虫行神喜。手捧大山用以压王及四兵众一时皆死。王家子孙于斯都尽。

 

其后有王。性甚良善。弥勒菩萨化作三百童子。下于人间以求佛道。从五百罗汉咨受法教。国土男女复共出家。如是比丘比丘尼还复滋繁。罗汉上天。接取经律还于人间。

 

时有比丘名曰总闻。咨诸罗汉及与国王。分我经律多立台馆。为求学来难。

 

时有一长老比丘。好于名闻亟立诤论。抄治我律开张增广。迦叶所结名曰大众律。外采综所遗诳诸始学。别为群党互言是非。

 

时有比丘。求王判决。王集二部行黑白筹。宣令众曰。若乐旧律可取黑筹。若乐新律可取白筹。时取黑者乃有万数。时取白者只有百数。

 

王以皆为佛说。好乐不同不得共处。学旧者多从以为名为摩诃僧祇也。学新者少而是上座。从上座为名。为他俾罗也。

 

他俾罗部。我去世时三百年中。因于诤故。复起萨婆多部及犊子部。

 

于犊子部。复生昙摩尉多别迦部。跋陀罗耶尼部。沙摩帝部。沙那利迦部。

 

其萨婆多部。复生弥沙塞部。目揵罗优婆提舍。起昙无屈多迦部。苏婆利师部。

 

他俾罗部。复生迦叶维部。修多兰婆提那部。

 

四百年中。更生僧伽兰提迦部。摩诃僧祇部。

 

我灭度时二百年中。因于异论生。起鞞婆诃罗部。卢迦尉多罗部。拘拘罗部。婆收娄多柯部。钵蜡若帝婆耶那部。

 

三百年中。因诸异学。于此五部。复生摩诃提婆部。质多罗部。末多利部。

 

如是众多久后流传。若是若非。唯余五部各举所长。名其服色。摩诃僧祇部。勤学众经宣讲真义。以处本居中。应著黄衣。昙无屈多迦部。通达理味开导利益。表发殊胜。应著赤衣萨婆多部。博通敏达以导法化。应著皂衣迦叶维部。精勤勇猛摄护众生。应著木兰衣。弥沙塞部。禅思入微究畅幽密。应著青衣。

 

是故罗旬喻比丘分卫。不能得食。后以五种律衣更互而著。便大得食。何以故。是其前世执性多悭。见沙门来急闭门户云。大人不在。见他布施欢喜摄念。发心愿作沙门。是故今身虽得出家穷弊如此。我法出家。纯服弊帛及死人衣。因罗旬踰故。受种种衣也。

 

舍利弗言。如来正法。云何少时分散如是。既失本味云何奉持。

 

佛言。摩诃僧祇其味纯正。其余部中如被添甘露。诸天饮之。但饮甘露弃于水去。人间饮之水露俱进。或时消疾或时结病。其读诵者亦复如是。多智慧人能取能舍。诸愚痴人不能分别。

 

舍利弗言。如来先云。若寒国土。听诸比丘身著俗服及覆头首。迦那比丘行大林聚落。值天大寒鸟兽死尽。村人与其俗衣。世尊令其忏悔何耶。

 

佛言。听著染色置在衣里耳。

 

舍利弗言。云何世尊常言。诸比丘不得以钵布地。当擎以净物。若无净物。当以草叶木叶。君输柯比丘。与其眷属受日难王请。行净板擎钵。云何世尊。而骂之言。是恶魔行非行法者。

 

我言以清净物不受染。若净无者。乃用草木之叶。一用即弃。不得用木皮木肉。以其体中本有胶故。若胶若漆。以受尘故若已枯燥。本是有故。湿热更流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云何听诸比丘受施主请食及僧家常食。云何兰若提比丘。受无畏长者。请食如来骂云。是土木人。不应食人食也。

 

佛言。以破坏威仪行食之。时但以眼视不以手受。外道梵志尚知受取。况我弟子而不受食。何况于食。一切诸物不得不受。唯除生宝及施女人。若作法者。犹应授与体上之衣。若贮金器受则别施。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世尊。说遮道法不得饮酒。如葶苈子。是名破戒开放逸门。云何迦兰陀竹园精舍。有一比丘疾病。经年危笃将死。时优波离问言。汝须何药。我为汝觅。天上人间乃至十方。是所应用我皆为取。

 

答曰。我所须药是违毗尼故。我不觅以至于此。宁尽身命无容犯律。优波离言。汝药是何。答曰。师言须酒五升。

 

优波离曰。若为病开如来所许。为乞得酒。服已消差。差已怀惭。犹谓犯律。往至佛所殷勤悔过。佛为说法。闻已欢喜得罗汉道。

 

佛言。酒有多失开放逸门。饮如葶苈子。犯罪已积。若消病若非先所断。

 

舍利弗又白佛言。云何如来常言。不得杀众生乃至蚁子。而以腊月八日。于舍卫国长水河边。与输丽外道捔术。先逼以神通力令堕负处。其生惭羞投水自尽。眼视沉没而不拯救。不亦杀乎。方复告众言。输丽持此恶法惑乱众生。前世善熟灭此恶身转生善见不亦快乎。我诸弟子。当于此日设清净浴洗。浣身垢念除倒见身。若清净心亦清净。似结使人无有慈悲。

 

佛言。大智。汝能为诸未通达者。问斯诚要。输丽外道。于无量世中积习邪见。誓障正法。往昔灯明佛时。我行菩萨道。遇一村落。人多疠病。死者纵横。我采众药随宜救济皆得除愈。

 

其中一人名曰不戴。是梵志学自负多能。不肯信服。临欲终时方复求我。我语之云。汝先可治与药不取。今将气尽方复有求。如汝即时非药能治。

 

不戴曰。我今不能复判优劣。愿未来世共决胜负。我若负者当杀身。求生为汝弟子。汝若不如为我走使。

 

时我报云。善哉善哉。故今生此土与我相值。临终善熟共契所会。发言失据耻其眷属。投水自害。身虽死亡。心发善故。生我法中。有胜进故我不救也。

 

舍利弗言。云何于训戒中。令弟子偏袒右肩。又为迦叶村人说城喻经云。我诸弟子当正被袈裟。俱覆两肩勿露肌肉。使上下齐平现福田相行步庠序。又言。勿现胸臆。于此二言云何奉持。

 

佛言。修供养时。应须偏袒。以便作事。作福田时。应覆两肩。现田文相。云何修供养。如见佛时问讯师僧时。应随事相。若拂床。若扫地。若卷衣裳。若周正荐席。若泥地作华。若揵高足下。若洒若移种种供养。云何作福田时国王请食。入里乞食。坐禅诵经巡行树下。人见端严有可观也。

 

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八部鬼神。以何因缘生于恶道。而常闻正法。

 

佛言。以二种业。一以恶故生于恶道。二以善故多受快乐。

 

又问。善恶二异可得同耶。

 

佛言。亦可得耳。是以八部鬼神。皆曰人非人也。

 

天神者。其之先身。以车舆舍宅饮食。供养三宝父母贤胜之人。犹怀悭俭谄嫉妒者故。受天神身。如普光净胜天神等。

 

虚空龙神者。修建德本。广行檀波罗蜜。不依正念。急性好嗔故。受人非人身。如摩尼光龙王等。

 

夜叉神者。好大布施。或先损害。后加饶益。随功胜负。故在天上空中地下。

 

乾闼婆者。前生亦少嗔恚。常好布施。以青莲自严。作众伎乐。今为此神。常为诸天奏诸伎乐。

 

阿修罗神者。志强。不随善友所作净福。好逐幻伪之人。作诸邪福。傍于邪师。甚好布施。又乐观他斗讼。故受今身。

 

迦娄罗神者。先修大舍。常有高心。以凌于物故受今身。

 

紧那罗神者。昔好劝人发菩提心。未正其志逐诸邪行。故得今身。

 

摩侯罗伽神者。布施护法性好嗔恚。故受今身。

 

人非人等。皆由依附邪师行谄恶道。以邪乱正俱谓是道。以自建立。

 

夫出世道者。不杂魔邪谄悦之语。谄悦之语非出生死。是入恶道。谄悦邪人所可言说。大观似道细则睒铄。当依正法及行正法者。当得佛法僧力解脱无为。

 

若依相似法。依行邪导师。系缚生死永沦恶趣。是无知人非求出世。入邪见网。

 

邪导师者。虽读众经。以邪事业矫制邪科。出邪谄法诳惑凡人。以求敬仰非人所知。说云我知。非人所得。说云我得。或人难曰。那知那得。答曰。空界天神幽中知识。密以语我。或云。某年某月有利有害。逆相开示应防应救。此灭彼兴我得汝失。如是欺诳。

 

凡俗之人。不能深思德本。随逐邪末失其正见。兴造邪业生顾钱帛。死入恶道。拔舌吞铜百千万岁。后作畜生亦无量岁。复生为鬼。或在山林旷野河海舍宅。益怀谄诳无有休息。或迷谤行人使失道径。或示语邪巫言。先亡形服恐动百端。甚可恶贱求人饮食。无有终极。

 

值我弟子心怀正直不失正念者。闻即呵叱终敢复为。若我弟子。心怀怯弱易失心者。从其求免踰得其便。千端万绪求索无厌。如是之人无丈夫相。为邪所动。死堕恶趣。甚可悲念。

 

舍利弗复白佛言。八部鬼神。依空为空神。依地为地神耶。

 

佛言别有地神。如净华光等。过去世时好修布施。多嗔难满嗜酒喜歌舞。故作此神。著纯白之衣。洁净无垢。

 

舍利弗。复白佛言。云何如来。告天帝释及四天大王云我不久灭度。汝等各于方土护持我法。我去世后。摩诃迦叶。宾头卢君徒般叹。罗侯罗。四大比丘住不泥洹。流通我法。

 

佛言。但像教之时信根微薄。虽发信心不能坚固。不能感致诸佛弟子。虽专到累年。不如佛在世时一念之善。其极慊至无复二向。汝为证信。随事厚薄为现佛像僧像。若空中言。若作光明。乃至梦想。令其坚固。弥勒下生听汝泥洹。

 

舍利弗复白佛言。如来现世二十年前。度诸弟子无有常施随有便施。自二十年后。施多定物。是义云何。

 

佛言。有长者子。名曰分若多罗。宿有善根。生婆罗门家。乐欲舍家修无上道随大目犍连。于巴连弗邑天王精舍。求受具戒。

 

目连语云。汝可七日七夜悔汝先罪皆使清净。无诸妨障者。我当为汝从僧中乞。

 

分若多罗言。云何得知妨障已灭。云何得知我受得戒。仰愿诸佛。加我威神。令我罪灭得见得戒之相。

 

佛言。汝但勤诚。诚至自见。

 

分若白佛。谨奉尊教。恳恻日夜到第五夕。于其室中雨种种物。若巾若帊若拂若帚若刀若斧若锥若铲次第分别堕其目前。分若多罗。生欢喜心。生得果心。满七日已。具白目连。

 

目连问我。我语之曰。是离尘相拂割之物也。当以嚫师。师其缘也。

 

夫受戒者。随其力办可以为施。不限于此不必备此。

 

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有诸檀越。造僧伽蓝厚置资给供。来世僧有似出家僧。非时就典食僧。索食而食。与者食者得何等罪。其本檀越得何等福。

 

佛言。非时食者。是破戒人。是犯盗人。非时与者。亦破戒人。亦犯盗人。盗檀越物是不与取。非施主意施主无福。以失物故。犹有发心置立之善。

 

舍利弗言。时受时食。食不尽者非时复食。或有时受至非时食。复得福不。

 

佛言。时食净者。是即福田。是即出家是即僧伽。是即天人良友。是即天人导师。其不净者。犹为破戒。是大劫盗。是即饿鬼。为罪窟宅。非时索者。以时非时非时辄与。是典食者。是名退道。是名恶魔。是名三恶道。是名破器。是癞病人。坏善果故。偷乞自活。

 

是故诸婆罗门。不非时食。外道梵志亦不邪食况我弟子知法行法。而当尔耶。凡如此者非我弟子。是盗我法利。著无法人。盗名盗食。非法之人。盗与盗受。一团一撮片盐片酢。死堕燋肠地狱。吞热铁丸。从地狱出生猪狗中。食诸不净。又生恶鸟。人怪其声。后生饿鬼。还伽蓝中处。都圊内啖食粪秽。并百千万岁。更生人中贫穷下贱。人所弃恶。所可言说人不信用。不如盗一人物其罪尚轻。割夺多人故。良福田故断绝出世道故。

 

舍利弗复白佛言。如来宗亲多有出家。为自发心。为佛神力耶。

 

佛言。诸释憍慢著乐。何能愿乐。特是父王宣勒。宗室生二子者。一人随我。阿那律久积善根深乐正法。携率释子跋提难提金毗罗难陀跋难陀阿难陀提婆达多优波离。澡浴清净来至我所。欲求出家。

 

时有上座名毗罗茶。别度阿难阿难陀。次一上座名婆修罗。别度提婆达多跋难陀。唯阿难修不忘禅。宿习总持。于少时中得佛觉三昧。积百万川水。揽以为雨。雨水奔流入于大海。阿难手从海中取以分别色味。不杂。还置本源。无有漏失。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舍利弗者。如来常言。其于声闻中智慧第一。不谓小心能问要义。

 

佛言。其久种明悟。发扬我法。以诸慧利利众生故。

 

云何如来。说父母恩大不可不报。又言。师僧之恩不可称量其谁为最。

 

佛言。夫在家者。孝事父母在于膝下。莫以报生长与之等。以生育恩深故言大也。若从师学开发知见。次恩大也。

 

夫出家者。舍其父母生死之家。入法门中受微妙法。师之力也。生长法身。出功德财。养智慧命。功莫大也。追其所生乃次之耳。

 

又言。当何名斯经。

 

佛言。当名菩萨问喻。以广大故。又名舍利弗问。

 

尔时四众闻说是已。五十新学比丘。信根成立法眼清净。旧德天人八部等。皆大欢喜。作礼而去。

 

我是这么听佛说的。佛陀住在罗阅只国时,有一次和名闻十方,已获得烦恼解脱的一千二百五十位大比丘及天龙八部等,一起坐在音乐树下,他们都想要听佛说法。

 

于是舍利弗从座位上起来,到佛陀面前请问佛说:‘世尊,您是法王,能随众生心想,善说法教化他们。使天和人都能够很恭敬的照著您的教导去做。有些众生亲耳听您说,有些展转听别人转述。他们有的照著做,有的并未照著做。那么,怎么样才是照著做的行法者,或不照著做的不行法者呢?’

 

佛陀说:‘很好,很好。你能为众生,提出这个问题。我要告诉你啦,注意听呀。亲耳听我说,或听传闻,而能照著做的,通通叫做僧。

 

好比宝事比丘听我说,诸行无常,一切都不会长久,他就入定观生灭法,结果就断了有漏烦恼,证罗汉果。这样就真是我的弟子,这样就叫行法者。

 

又如听别人转述的,好比观身比丘听,你转述迦留陀夷之言,说喝酒的人,就好像打开了放逸的大门,对修行者会造成大妨碍。这时他就进入无诤三昧,断了知见上的烦恼,证了初果。

 

修行佛法的人,不会去修非法。修非法的人,不叫做行法者。行非法者,不是我的弟子,他们充满邪见。’

 

舍利弗问佛说:‘世尊,为什么您跟比丘说的戒律,前后不一呢。譬如忽起长者供僧时,您不许比丘吃早餐。村人供僧时,您又准他们吃饭、面及鱼肉。而频富村人请僧时,又不准比丘吃干饭,只准吃稀饭。频婆娑罗王请的时候,又可以吃干饭。阐陀师利供养时,又谏比丘到很多家去吃很多餐,又都不可以吃饱。诸如此类,各各不同。后世的出家众和在家众,要如何遵守才对呢?’

 

佛说:‘我是因时制宜。有时这么说,有时那么说,都是为了他们好,都应该听话。

 

我快要涅槃了。大迦叶接我衣钵,比丘及比丘尼,都要听他的,就像听我的一样。

 

迦叶传法阿难,阿难传末田地,末田地传舍那婆私,舍那婆私传优波笈多。

 

优波笈多之后,有国王名孔雀翰柯,大弘佛法。他的孙子弗沙蜜多继位,有一天问群臣,要做何事,才会留名不朽。

 

有个臣子说,有两件事可名垂不朽。一是如先王,造无数佛寺,倾国库供养三宝。不然的话,就要反其道而行,毁灭佛法及佛寺,杀害佛弟子。这两件事虽然一善一恶,但都能名不朽。

 

国王说:“我的威德比不上先王,那就做相反的事来留名好了。”

 

于是国王就统御四兵,攻打鸡雀寺。鸡雀寺前有两只石狮子,怒吼得惊天动地。国王吓坏了,因而退走城内。人民看到都悲泣流泪,国王因此更加生气。他自己不敢再领兵攻寺,但却逼迫兵将去打。

 

同时他又把佛陀的七众弟子聚集起来,问他们对破坏塔寺及破坏僧舍有何意见。七众弟子都希望不要破坏,如果不得已的话,破坏房子好了。

 

国王很忿怒,大声说,有何不可破坏的。于是就不分老少,杀害七众弟子,血流成河。还破坏八百多座寺塔。其他未被杀害的在家众,悲痛哭叫,国王就把他们关起来鞭打。

 

有五百位罗汉登南山,所以免难。南山山势隐险,军队无法进入。国王很害怕,于是就悬赏,一个出家人的头,可获三千金。

 

这五百位罗汉,是佛吩咐不可入灭,须留在人间流通佛法者。于是罗汉就变化出许多人,这些化人拿著比丘及比丘尼的头,到处领赏。结果国库因而空竭,国王益加忿怒。这时君徒钵叹罗汉,就在国王面前现身,入灭尽定。国王亲自加害他,但一点都伤不了罗汉,因为定力加持的缘故。

 

接著国王就烧藏经楼台。快要烧到经典时,弥勒菩萨就用神通力,把佛经接上兜率天,然后放在佛牙塔。佛牙塔的塔神说,本来虫行神要我把女儿嫁他,我不答应。现在我决定答应他,因为我要让他护法,并使国王心伏。虫行神很高兴求婚获准,于是就手捧大山,把国王和他的军队,全都压死,国王的子孙也都死尽。

 

后来有位国王,性情很善良。这时弥勒菩萨就化作三百个童子,下到人间来求佛法。童子跟随五百罗汉学道,于是人们又开始出家,比丘及比丘尼又再度繁盛。罗汉就上天把佛经请下来,还给人间。

 

当时有位比丘叫总闻,就向罗汉及国王求赐经律,到各处建藏经楼,以方便求学的人及有疑难的人。

 

那时有个长老比丘,非常好名,喜欢诤论。他把迦叶结集的律藏,自作主张加入自己的见解,去教初学的人。另外建立群党,互相说是非,扰乱僧众。

 

于是有比丘就要求国王判决。国王召集两边人马宣布,喜欢旧律的人选黑色,喜欢新律的人选白色。结果选黑的有一万多人,选白的只有一百多人。

 

由于好乐不同,国王就让他们分开来住。从此旧派称为摩诃僧祇,新派称为他俾罗。

 

后来这些派别,又再衍生许多派别,其中有是有非。最后形成五部,各有所长,且各有穿著。

 

摩诃僧祇部(僧祇律)勤学众经,宣讲真义,地位居中,所以穿著黄衣。昙无德部(四分律)通达理味,开导利益众生,穿著赤衣。萨婆多部(十诵律)博通敏达,利益众生,穿著黑衣。迦叶遗部(解脱戒经)精勤勇猛,摄护众生,穿著木兰色衣。弥沙塞部(五分律)禅思入微,究畅幽密,穿著青衣。

 

这是因为罗旬喻比丘托钵时,得不到供养。后来他轮流改穿五种颜色的律衣,而得到很多供养之故。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前世很执著,又很悭吝。见到沙门来化缘,就赶忙把门关起来说,大人不在家。而当他看到别人很欢喜的布施沙门时,就发愿作沙门。因此这辈子虽然出家,但却很穷困,得不到供养。佛法中规定,出家人穿很破旧的衣服,或死人穿的衣服。因为罗旬喻的缘故,出家人有了种种的穿著。’

 

舍利弗说:‘如来的正法,怎么才几百年,就分散成这样呢。既失了本来面目,将来如何遵循呢?’

 

佛说:‘摩诃僧祇部弘扬的戒律,是味道很纯正的甘露,其他部就好比加了水的甘露。诸天只饮甘露,把水去掉,而人类饮时,水露俱进。因此有时喝了病会好,有时却反而生病。读诵其他部戒律也一样,有智慧的人,能取能舍。愚蠢的人,不能分别。’

 

舍利弗说:‘如来您以前说过,寒冷地方的比丘,可以穿俗人的衣服,也可以包头。迦那比丘有一次走过大林聚落时,刚好遇到大寒流,鸟兽都死光了。村里的人给他俗人穿的衣服,为何世尊您要他忏悔呢?’

 

佛陀说:‘我的意思是说,要把世俗艳丽色彩的衣服,穿在僧衣里面呀。’

 

舍利弗又问:‘为什么世尊您常说,比丘不可以把钵放在地上,一定要用干净的东西垫著才行。如果没有干净之物,也要拿草叶或木叶来垫。君输柯比丘和他的弟子,受日难王请时,拿干净的木板垫钵,为何世尊您骂他是恶魔的行为,不是行法者呢?’

 

佛回答说:‘我说用干净之物垫,以免弄脏钵。若无净物,就用草木之叶也可以,不过一用完就要丢弃。我不准用木皮或木肉垫,是因为它们本身会出胶汁,会沾灰尘之故。虽然木皮或木肉已经枯燥,可是如果湿热的话,还是会流胶汁出来的。’

 

舍利弗问说:‘世尊,您允许比丘受施主及僧人邀请吃饭。为何兰若提比丘受无畏长者请食,您却骂他是土木人,不应该吃人吃的东西。’

 

佛说:‘因为他破坏威仪之故。当施主供养他饮食时,他只用眼睛看,不用手去接受。外道出家众都还知道用手去接饮食,何况是我的弟子,而不用手去接。不仅食物特别应该接受,就是其他一切的东西,也都要接受,除了金银财宝及女人之外。如果是作法的法师,施主还应该把身上穿的衣服,供养法师才对。若是施主供养贮金器的话,比丘接受之后,要另外布施给别人。’

 

舍利弗问佛说:‘世尊,您说饮酒戒,是连像葶苈子这么一小滴都不能饮,饮了就叫破戒,开了放逸的大门。而迦兰陀竹园精舍,有一位比丘,病了很多年。快要死的时候,优波离问他,要吃什么药才会好,不管什么地方,都要替他找来。

 

病危的比丘回答说,我的药因为违背戒律,所以我不吃,才会到这步田地。我就算死了,也不愿意违背戒律。

 

优波离问,到底是什么药,他回答说,就是五升的酒。优波离说,如果为了医病,如来是允许可以喝酒的。于是优波离替他乞讨来五升酒,他喝了之后,病就消了。这位比丘病好后,觉得很惭愧,还是认为自己违犯了戒律。于是就到佛陀那儿,很诚恳的忏悔。佛就为他说法,他听了很欢喜,结果证了罗汉。’

 

佛说:‘喝酒有很多的过失,开放逸的大门。即使饮了像葶苈子那么一小滴,罪业就已经开始累积了。不过如果是为了医病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舍利弗又问佛说:‘如来常说不可以杀害众生,就连蚂蚁都不能杀。而您于十二月八日,在舍卫国长水河边,跟输丽外道比赛。您用神通力赢了对方,对方因此生羞愧心,投水自尽。您却眼睁睁看著他沉入水里不救,这不等于杀了他吗?等他死后,您才告诉众人说,输丽以恶法来惑乱众生。因为前世的善业成熟,这辈子的恶身死后,转生为有正见之人,不是太好了吗。凡是我的弟子,每到这一天,都要洗澡,把身上污垢洗尽,把心里的邪见去尽。身如果清净,心也要清净。您当时的作为,好像是没有慈悲心的凡夫。’

 

佛说:‘你真是有大智慧,能够为那些还不通达佛法的人,问这种问题。输丽外道在无量世之中,一直都学邪法,而且还发誓要障碍正法。在灯明佛的时候,我正在修行菩萨道。有一次经过一个村落,村里正在流行传染病,死的人很多。我就采集许多菜草医治他们,很多人因而痊愈。

 

其中有一个人,叫做不戴,学外道法,自以为了不得,不肯吃我的药。一直到临终,才来找我。我说,早先要医你,你不肯吃药,现在都快死了,才来求我,如今我也无能为力了。

 

不戴说,我现在没办法判断你说的对不对,等下辈子,再来决胜负。如果我输了,我就自杀,再投胎作你弟子。如果你不如我,就让我使唤吧。

 

当时我答应他说,好极了,一言为定。而这辈子,我们终于在舍卫国相遇。他临终时,善根成熟。因为和我辩论失败,愧对弟子,于是投水自尽。虽然身体死亡,却已发善心,将来会成为我的弟子而修成,所以当时我没有救他。’

 

舍利弗说:‘为什么您要弟子偏袒右肩,而向迦叶村说城喻经时,又说我的弟子,都要正披袈娑,而肩都要盖住,肉不可以露出来,这才是福田相。走路要安祥有序。这两种说法,该如何遵循?’

 

佛说:‘修供养的时候,要偏袒,才好做事。作福田的时候,要覆盖两肩。什么叫做修供养呢,譬如见到佛的时候,或者向老师或其他僧人问安之时。还有扫地、拂床、整理衣服、床蓐、在泥地上作花形、踏高践低、洒水及搬东西等事时,须偏袒。什么叫做作福田呢,譬如国王请吃饭时,入城邑村落乞食时,坐禅诵经时,在树下经行时,都要覆盖双肩。这样别人看了,会觉得很端庄,很有威仪。’

 

舍利弗又问佛说:‘世尊,天龙八部是由于什么因缘,生在恶道里,却可以常常听闻正法。’

 

佛说:‘由于两种业报的缘故。一种是因为造恶,所以生在恶道。一种是由于造善,所以常受快乐。’

 

舍利弗说:‘善恶刚好相反,可以同时具备吗?’

 

佛说:‘也是可以同时具备的。所以八部鬼神,也叫做人非人,就是似人而不是人的意思。有下面八种:

 

第一种叫天神。他们前世做人的时候,把车子、房子及饮食,供养佛法僧三宝、父母及贤人、圣人,不过内心还充满了悭吝、谄媚及嫉妒等恶心,所以受报为天神,譬如普光净胜天神等。

 

第二种叫虚空龙神。他们为人的时候,非常喜欢布施,但却没有正确的观念,而且个性急躁,嗔恨心重,所以投胎作天龙。譬如摩尼光龙王等。

 

第三种叫夜叉神。他们做人时也很好布施,有时他们先对别人造成损伤,后来改过大加补偿。随他们造善恶业的多寡及强弱,而生在天上、空中或地上。

 

第四种叫乾闼婆。生前也是喜欢布施,不过还有少许的嗔恨心。他们喜欢用青色的莲花妆饰自己,也爱玩乐器。投胎作乾闼婆神之后,常常为诸天,演奏乐曲。

 

第五种叫阿修罗神。他们生前个性十分刚强,不喜欢跟随善友修清净的福报,却喜欢追随邪师修邪福,作大布施,又爱看别人打斗、诤讼、所以投胎为阿修罗。

 

第六种叫迦娄罗神,也叫金翅鸟。在人间时,修行大舍心,但是因为太骄傲,又经常欺负别人,因此投胎成迦娄罗神。

 

第七种叫紧那罗神,也叫歌神。为人时喜欢劝人发菩提心,自己却未能发,反而作邪恶之事,因此投胎成紧那罗,为诸天歌咏。

 

第八种叫摩侯罗伽神,也叫大蟒神。他们喜欢布施,也喜欢护持佛法,但是因为嗔恨心重,所以受大蟒身。

 

天龙八部这些人非人等,统统都是因为听信邪师的话,行邪恶法的缘故而受鬼神身。他们以邪法招徕信徒,以邪乱正,还自以为是正法而立教结社。

 

出世间法,是绝不会杂有邪魔那种歪曲谄媚言辞的。歪曲谄媚之言,是进入恶道的法,而不是出生死的正法。那些邪魔之辈说的话,乍听之下似乎有理,仔细推敲之下,就可见到他的闪烁之辞了。所以依正法,行正道的人,才可以得到佛法僧三宝的力量,才可以了生死得到解脱。

 

如果追随邪师,修行相似法的话,就会沉沦三恶道,出不了生死。这种人就叫无知者,他们不求出离世间,充满了邪知见。

 

那些邪师虽然也广读各种经典,不过都是用来充实他的邪知见而已。他们用种种邪说来欺骗诱惑凡夫,希望获得敬仰。一般人不知道的事,他说他知道。一般人不能获得的,他说他能获得。如果有人问他们说,你怎么知道,怎么获得的呢。他们就回答说,是天空的神及幽冥的鬼,秘密告诉他的,他们有时会告诉信徒,某年某月,会发生大灾害或大祥瑞。然后信徒彼此互相告知,应该如何预防、如何救济。他们也会说,什么事情会发生,什么事情会消失。信者会得到什么,不信者会失去什么。邪师不停的如此欺诳凡夫。

 

一般凡夫不去深思修养德行,却去追随这类的邪知见。由于失去了正见,愚昧的人就会去造恶业。活著的时候,花费许多钱财去造恶,死了自然投胎到地狱。在地狱里被拔舌头,被逼吞铜汁。这样过了百千万岁之后,才投胎作畜生。畜生生涯经过无量岁之后,又投胎成鬼,生活在山林旷野之中,或者住在河海之滨及空屋里。这时他的邪见更是炽盛,常常去害人。见到修行人,他就去迷惑或毁谤对方,让修行人不能修行。这种邪鬼会不现身形,而只出音声来恐吓修行人,只为了求索饮食,而无所不用其极,实在可恶下贱至极。

 

如果我的弟子心思正直,不失正念的话,听到这种恶鬼的声音,就会大声呵斥他们。虽然如此,无耻的邪鬼仍会不停骚扰。如果我的弟子性情怯弱,容易失掉定心的话,就会让邪鬼得便。这种弟子没有丈夫相,被邪鬼所动,于是就会听鬼神之言,造作恶业,将来死后,自然堕入恶道,实在可悲。’

 

舍利弗又问佛说:‘八部鬼神里,在空中的叫空神,在地上的叫地神吗?’

 

佛说:‘不是的,另外有地神,譬如浮华光神等。他们过去世的时候,喜欢修布施,但是嗔恨心很重,又很爱喝酒及唱歌跳舞,所以投胎作地神。他们穿著纯白的衣服,非常干净,没有污垢。’

 

舍利弗问佛说:‘如来,您为什么告诉天帝释提桓因及四大天王说,不久之后您就要灭度,要他们好好护持佛法。而您去世之后,摩诃迦叶、宾头卢、君徒般叹及罗侯罗等四大比丘,不住泥洹,要留在人间流通佛法。’

 

佛说:‘像法时期,众生的信仰心很微薄,虽然开始信佛,但却不够坚固,不能获得感应。那时候的佛弟子,虽然专修很多年了,但是那点功力还比不上佛在世时,佛弟子一念之善。所以当后世佛弟子修行专心已极时,我要四大比丘随末世修行人的努力程度,现佛像或现僧像,在空中出声,或放光明,甚至在梦中出现,安慰修行人,坚固他们的修行。等到弥勒菩萨在人间成佛之后,四大比丘就可以泥洹了。’

 

舍利弗又问佛说:‘二十年前,如来度诸弟子,并没有规定他们一定要供养什么,随他们有什么就施什么。二十年后却都指定供养之物,为什么呢?’

 

佛说:‘有位长者的儿子,叫做分若多罗,宿世有善根,生在婆罗门家。后来出家修行,拜大目犍连为老师,在巴连弗邑天王精舍,求受比丘具足戒。

 

目连告诉他说,你先要忏悔先世的罪业七天七夜,等到一切都干净了之后,修行就再也没有障碍了。这时,我会代你向诸圣僧求加被,让你得戒。

 

分若多罗说,我怎么才能知道罪障已经灭了呢,我怎么才能知道我是否得戒呢。希望诸佛威神加被,让我罪灭,让我见到得戒之相。

 

佛告诉他说,你只要诚恳精进忏悔罪障,自然得见得戒之相。

 

分若多罗回佛说,我一定恭恭敬敬遵守世尊的教诲。于是他就日夜勤奋不懈,忏悔业障。到了第五天的晚上,他的屋子里掉下来手巾、手帕、拂尘、扫帚、刀、斧、锥、铲等物。分若多罗很欢喜,想自己将来一定会证果。七天之后,他就向老师目连报告。

 

目连来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说,这是脱离尘劳的象征,因为拂尘这类东西,是割舍之物。应该要分若多罗供养报答老师。由于老师的缘故,他才能得戒。

 

受戒的人,要随他的能力供养老师,但也没有一定的限制,该供养何物。’

 

舍利弗又问佛说:‘世尊,有的施主盖寺庙,让出家众在中修行,衣食住行医药等物品都准备得很齐全。将来有些出家人,虽然披袈裟好像出家人,但却在不适当的时间,向管理饮食的出家人索取饮食来吃喝。这样的话,索取饮食的和给饮食的,犯了什么罪呢?而原本的施主,又会得到何等的福报呢?’

 

佛说:‘过午而食的出家人,是破戒人,犯了窃盗罪。而过了午饭时间,还给出家人饮食吃喝的,也一样是破戒人,犯窃盗罪。他们窃盗施主的东西,因为施主的意思,并不是要出家人过午而食,所以等于别人没有答应给,却自己自动去拿,这就是窃盗罪。施主虽然供养了出家人,但却得不到福报,因为他供养的东西,已经被窃盗之故。不过由于有供养的心,所以种了善根。’

 

舍利弗说:‘持戒过午不食,而当时吃不完的,过午之后再吃。或在中午以前接受饮食,过了中午之后再吃。供养这两类人,能不能得福报呢?’

 

佛说:‘持午之人,才是福田,才是出家人,才是僧伽,才是人天的良师益友。不这么作的,都是不清净的人,都是破戒者,通通是大盗贼,是饿鬼,是犯罪的根源。过午还索吃的,管吃的人也给,这都叫作退道人,叫作恶魔,叫作三恶道,叫作漏洞的贮水器,是有癞病的人,因为坏了善业的果报,为了活命偷东西来吃故。

 

连外道的出家人,都持午,都不作四种邪命(1、下口食  种植田园,和合汤药,2、仰口食  仰观星宿,日月风雨雷电霹雳之术数,3、方口食  曲媚豪势,通使四方,巧言多求,4、维口食  学种种之咒术,卜算吉凶,以求衣食,而自活命),何况我的弟子,知道正法,修行正法,而还敢这么做。凡是这样的人,都不是我的弟子,是偷我佛法利益的不修行人,是窃盗佛法来获取名闻及饮食的人。就算只窃盗一粒盐,一滴醋那么少,死后都会堕落燋肠地狱,吞炽热的铁丸。从地狱出来之后,又会生在猪狗之中,吃污秽的东西。之后又生在丑恶的鸟类之中,啼声可怕,人类听了会惊怕。之后又生在饿鬼道,住在寺庙的厕所里,吃粪秽百千万岁。之后才生在人中,出身贫穷下贱,被人厌恶,所说的话,没有人相信。窃盗一个人的东西,罪还轻些。而出家人窃盗的是十方施主之物,而本身出家却非福田,破戒无法修成出世法,因此之故,受无量的罪报。’

 

舍利弗又问佛说:‘如来的亲戚,有很多人出家。他们是自己发心出家的呢,还是靠佛的神力?’

 

佛说:‘我的亲戚,都是王族,一向傲慢,贪图享乐,怎么会自愿出家呢。是因为我的父王下令,要贵族里有两个儿子以上的人,就要挑一个跟著我出家。其中阿那律善根深厚,非常喜欢正法,于是就带领跋提难陀等六人,洗得干干净净,来到我那儿,要求出家。

 

当时毗罗茶上座替阿难及阿难陀剃度,婆修罗上座替提婆达多及跋难陀剃度。其中只有阿难不忘禅修,且宿世修陀罗尼,因此很快就修得佛觉三昧。好比把百万条河川的水,通通变成雨水,奔流到大海里,而阿难能把这些雨水捞起来,分门别类还给各河川,不出一点差错。’

 

这时大菩萨文殊师利跟佛说:‘世尊,您常说舍利弗是您的声闻弟子里,智慧第一的。我看他的智慧,绝不是小乘的心性,能问得出来这种问题的。’

 

佛说:‘他早就开悟了,现在是帮我弘扬佛法。他以他的智慧,来利益众生。’

 

舍利弗又问佛说:‘如来说父母的恩德很大,不可以不报答。又说老师和出家人的恩德,无法称量。到底父母和师僧的恩谁大呢?’

 

佛说:‘就在家时而言,应孝事父母,因为父母生养我们的恩德很大。而老师开发我们的知见,教我们出生死之法。就世俗而言,父母恩稍大。

 

就出家时而言,是由于老师的力量,才能舍掉父母的生死之家,而进入佛门受微妙的出世法。此后的修成法身,成就智慧,获得解脱,具足一切功德,都是因为老师的缘故。因此就出世法而言,师僧的恩比较大。’

 

舍利弗又问:‘这部经应该叫什么经名呢?’

 

佛说:‘可以叫做菩萨问喻经,因为内涵很广大的缘故。也可以叫做舍利弗问经。’

 

这时候佛陀的四众弟子及五十位新出家的比丘,对佛法产生了信心,知见正确,还有原先的各大比丘及天龙八部等众生,听完这部经,都大大的欢喜,礼佛而去。

 

佛教文化订阅号
护持佛法僧
关键字: 责任编辑:醍醐灌顶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藏经阁佛教印经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藏经阁佛教印经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