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佛教资讯 > 国内新闻
投稿

孤芳不自赏则尹阳凤番外甜文 孤芳不自赏阳凤则尹番外文小说

2016-12-27 11:40:0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自由哥 责任编辑:自由哥 阅读:

孤芳不自赏则尹阳凤番外甜文 孤芳不自赏阳凤则尹番外文小说

  《孤芳不自赏》则尹阳凤番外甜文 第一章

  有道是“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夜里的都城,热闹程度丝毫不逊于白日,街道挂满灯笼,行人也有些拎着精巧的花灯,将夜色照亮。

  这时节正是放水灯的时候,年轻女子围在河岸,将莲花水灯点燃,放入河中,犹如一朵朵莲花在水面盛开,随风轻飘,明灭闪烁,比夜空中的星星还要夺目。

  水灯渐渐飘远,数量也越来越多,虽暗淡如星辰,数目之多,也将大半个湖面隐隐照亮。

  模糊的夜色中,隐隐约约有些光亮,另有丝竹之声隐约随清风入耳,放水灯的少女们不由窃窃私语。

  “河中央是画舫吗?”

  “是呢,看着像是咱们这儿最大的画舫。”

  “最大的画舫?那上头怕是王公贵族了。”

  “怎的你们都没听说?”一个姑娘问后瞧见众人俱惊疑的表情,遂提高了音量,道,“咱们归乐近日大办群芳会,大王下的令,其余三国不甘人后,特意派了使臣带参赛女子来,今儿各国使臣怕是到齐,正设了画舫招待呢。”

  “原来如此。”众人纷纷附和,又有少女道:“不知这届群芳会的魁首又会花落谁家。”

  “还用说,肯定是白娉婷和阳凤两人其中一个。”最先说起群芳会的姑娘一脸傲然道,“她们可是归乐双琴,大王和往后都亲口夸赞过的,论才艺,别国谁人能比?”

  “说的是,归乐双琴一出,谁与争锋。”归乐民风开放,闺中女子也常听外界之事,如白娉婷和阳凤这般出名的女子,她们也是如雷贯耳。

  瞧着众人深以为然的表情,倒是对这两名女大有信心。

  被众少女向往的画舫,大堂之上,镶金的灯座之上,放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其余再无灯火,如月光般柔和的清辉从窗外照射出,洒在河面上,也如缀下一池玉石,银光闪闪。

  梁上悬着轻纱,随风飘扬,妙龄女子载歌起舞,各国使臣喝酒谈天,觥筹交错。

  贵宾席上的则尹脸色略有些发黑,习惯了战场杀敌的人,自来见不惯温香软玉的享乐之徒,他强忍拂袖而去的冲动,只毫不留情的拂开又一个柔柔的往他身上靠的艺伶。

  酒后众人都有些放浪形骸,满大厅就则尹一人正襟危坐,显得有几分特殊。

  负责招待使臣的乐震早已关注到他,各国派来的使臣,皆是风流文弱之辈,一张嘴皮子就能走天下。

  偏偏北漠这位王大人与众不同,他几乎不张口说话,底下的副官们自会抢着回话,想来在北漠地位甚高,身上也颇具气势,脸一板起来时别说他手下的官员,就是他国的使臣们都有些惴惴的。

  思及此,乐震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一手揽着漂亮的妙龄女子,一手举起酒杯豪气的道:“王大人怕是眼光太高,堂上的女子无法入眼,还好王后娘娘早有准备,来人啊,去把阳凤和丽儿姑娘请过来……”

  则尹愣了一下,才想起他如今是“王大人”,顿时脸色更黑了,索性他肤色深,面庞冷峻,无论心情好与不好,别人瞧着都深有欠他钱不还的错觉,这会儿黑脸倒也不明显。

  则尹心下不虞,却只是摇了摇头道:“国舅爷不必多在意,在下只是晕船罢了,厅内太闷,还请容在下出去换换气。”

  乐震还想说话,则尹已经抱拳行礼,深色衣袍一甩,人便消失在视线里,乐震张了张唇,下人忽然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乐震忽然暧昧的笑了,对众人道:“王大人怕是另有际遇,咱们不必忧心,喝咱们的酒便是,本大人先干一杯!”

  各国使臣纷纷举杯笑道:“干。”

  画舫内外只隔着并不厚实的木板,一步之差却恍如两个世界,画舫内气氛奢靡,外头却晚风轻抚,叫人心旷神怡。

  画舫分两层,今日只在二楼设宴,一楼便显得异常安静,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年轻女子凭栏倚靠,黄衫女子侧脸,看着背对画舫的绿衣女子,清丽的脸上写满不悦,细声抱怨道:“王后也太过分了,叫咱们招待各国使臣,我还以为各国参赛的女子也会出现……”

  “王后自有她的考量,咱们不好置喙。”绿衣女子和风细雨般的声音,幽幽柔柔的,如清风入耳,稍微隔远一点便听不真切。

  则尹倒不受影响,他习武出身,听力自来比寻常人强,两女子间的对话,尽数传入他耳中。

  “阳凤姐,这画舫之上,除了咱们姐妹,其余女子可都是从教司来的咱们好歹也是大王的人。”黄衫女子一脸怒容,不由提高了音调,“咱们好歹也是大王的人,与大王一块长大,何曾被如此轻贱!”

  “丽儿。”绿衣女子细声喊,本不欲听墙角的则尹迈出去的脚步忽然顿住,这两女子的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则尹忍不住循声望去,楼下的女子也恰好侧过头,柔婉端庄的面容在清辉的照耀下,更有几分宁静优美,映入则尹眼底,让则尹忽然愣了神,一时间没能移开视线。

  阳凤不知自己被围观,她正看着丽儿叹气:“她是王后,行事自然有她的理由,连大王都不曾说什么,你我二人人微言轻,又何必抱怨?”

  “我不服。”丽儿低声道,“姐姐这么好,大王以前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为何自从娶了王后,大王就渐渐变了,如今王后如此苛待我等姐妹,大王竟也只作不知!”

  阳凤目光转回湖面,语气带了一丝微不可查的苦涩:“因为他是大王啊。”

  丽儿似懂非懂的点头,叹气:“我好羡慕娉婷,至少小王爷待她始终如一。”

  阳凤闻言沉默了片刻,才默然道:“只盼娉婷永远这般自由洒脱下去。”

  丽儿目光微收,忽然欣喜道:“姐姐,画舫快靠岸了,咱们准备下去罢!”

  阳凤低低的嗯了一声,正准备离开栏杆时,船身忽然一抖,阳凤一个踉跄,赶忙身后抓住栏杆,回过头,却瞧见手中的帕子悠悠飘落在湖面。

  丽儿惊道:“姐姐,你精心绣了大半月的帕子……”

  “没事,咱们下去罢。”

  “哦。”虽是这么说,丽儿却有些不舍,“太可惜了,我从未见过绣得如此精致的腊梅。”

  “既已被吹落,便是天注定,何必强求。”

  伴随着温柔动听的女声,窈窕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则尹的目光却不自觉落到湖面,一方精致的绣帕,腊梅在水中绽放,微弱的的灯光下,更显得傲骨犹存。

  半刻钟后,则尹悄无声息的回了大厅,此时众人酒酣过半,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倒很少注意到他,只坐在他下首的同为北漠的使臣,凑过去低声问:“大人方才出去有事?”

  则尹的手收入袖中,目光飘远,并未回话。

佛教文化订阅号
护持佛法僧
关键字: 责任编辑:自由哥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藏经阁佛教印经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藏经阁佛教印经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