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事仪轨

苏轼《焰口召请文》:震憾灵魂最深处!

2018-11-20 17:11:01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 责任编辑:无无明 阅读:

 1.jpg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瑜伽焰口召请文》震憾灵魂最深处

《焰口召请文》是佛门法会《瑜伽焰口》中施食饿鬼时念诵的。召请文中召请的对象有前王后伯、英雄将帅、文臣宰辅、文人举子、缁衣释子、玄门道士、他乡客旅、阵亡兵卒、血湖产难、冥顽悖逆、裙钗妇女、伤亡横死之流等,在此施食法会中统统都召请前来接受甘露法食,显示出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普济六道的平等精神。

苏轼所撰召请文,词句精简优美,意境深远,短短篇章,道尽了人间的遗憾,也详述了五浊世间沉沦之苦。唯有藉着佛力加持,一一为其超度,方能使彼等脱离苦海,安稳常乐。

《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维摩经·方便品》云:“是身如梦,为虚妄见。“《大般若经》云:”如人梦中说梦,所见种种自性……梦境自性都无所有。“大千世界一切现象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缘生则成,缘尽则散。人生亦如此,可是有许多人依旧沉睡于温柔的梦想,不愿醒来。

一篇《焰口召请文》道尽人生无常,诉尽人世辛酸。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其实,是痴人们把梦做得太沉,舍不得醒来。

一、九五之尊,难保人生没有遗恨

文曰:“累朝帝主,历代侯王,九重殿阙高居,万里山河独据。西来战舰,千年王气俄收;北去銮舆,五国冤声未断。呜呼!杜鹃叫落桃花月,血染枝头恨正长。”

苏轼的这几句召请文,描述了王位的无常与夺权战争的血腥无情。纵观中国的历史,历朝历代的帝王更替,诸侯易人,其中都充满着血腥的杀气。还有的人为了夺取王位不惜干出子杀父,兄杀弟的灭绝人性的勾当。三国时期的魏王曹丕对弟弟曹植的迫害就是一例。有的虽然不是亲眷之间相互争夺王位,但是他们与其它诸侯之间的争权同样也是残酷无情的。春秋时期的吴越之争就是明证。起初,吴王阖闾被越王勾践所杀,其子夫差继位之后,一举打败越王勾践,勾践夫妻忍辱为奴在吴国服役多年。为了不忘国耻,勾践卧薪尝胆,号召国民勤俭节约、发奋图强,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越国国力日益强盛。最后,一举灭掉吴国,成为当时有名的霸主。不仅吴越之争是这样,三国时期的魏、蜀、吴三国争霸也是如此。

世事变化无常,即使一个人拥有了帝王之位,也难保王位的久长。南唐后主李煜由一国之主变为阶下囚的转变过程,就反映了这种规律。李煜于宋建隆二年(961)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称李后主。他嗣位之后,苟安于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974),宋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同年十月,宋兵南下攻金陵。明年十一月城破,后主肉袒出降,被俘到汴京,封违命侯。太宗即位,进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978)七夕是他四十二岁生日,宋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他毒死。李煜在成为亡国奴之后,感叹今昔地位的天壤之别,写了许多词作表达心中的怨恨。终于因此惹怒了大宋皇帝,葬身异国他乡。在中国历史上类似李后主这样的帝王不知有多少,他们的这种失位、失国之恨只有到死才会善罢甘休。所以,苏轼在召请文结尾时说:“杜鹃叫落桃花月,血染枝头恨正长。”

二、拜将封候,不过是一时荣耀

文曰:“筑坛拜将,建节封侯,力移金鼎千钧,身作长城万里。霜寒豹帐,徒勤汗马之劳;风息狼烟,空负攀龙之望。呜呼!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古往今来,凡是为保家卫国做出贡献的将帅,大多会得到“筑坛拜将,建节封侯”的荣耀,这些驰骋疆场的将帅,以其杰出的军事才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取得了战争的决定胜利。但历史上有很多的将军并不是这样的幸运,他们非但没有取得战争的胜利,有的还在战争中或被下属暗害,或因指挥不当,或被叛徒出卖而壮志未酬身先死。仅以《三国演义》为例,与刘备桃园结义的张飞在刘备掌握政权后,成为刘备的得力干将,他以威猛善战而闻名,在长坂桥前一人喝退数十万曹兵,但这位久战沙场的将军最后却因虐待士卒,在醉酒后被门下范疆、张达杀死;与他同为蜀国五虎上将的关羽,在守卫荆州时,不幸被吕蒙用计活捉,被东吴孙权所杀。更令关羽愤恨的是,在他兵败之时,可以投奔的将士却背叛他而投降东吴,致使关羽不得不败走麦城。还有一位深受诸葛亮器重的马谡,因为在街亭一战中因指挥失误,导致全军溃败,对诸葛亮的北伐造成重大损失。为了严明军纪,诸葛亮不得不含泪将马谡斩首。这些战将虽然尽心,但也难以扭转败局,甚至不幸以身殉国。所以唐代诗人王翰在《凉州词》中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人征战几人回!”

即使不是身死沙场,在辅佐君王夺得江山之后,也很难共富贵。“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起共打江山的人,能够一同受苦,却不能共享富贵,是自古以来的通例。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就是典型的例证。所以苏轼为此发出了“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的感叹。

三、饱学书生,往往有不得遇

文曰:“黉门才子,白屋书生,探花足步文林,射策身游棘院。萤灯飞散,三年徒用工夫;铁砚磨穿,十载慢施辛苦。呜呼!七尺红罗书姓字,一抔黄土盖文章。”

自古以来,通过读书走上仕途,是很多中下层人士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在科举考试比较清明的时代,很多真正有才华的书生,大多可以通过科考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但是在科举制度腐败黑暗的年代,很多有真才实学的学子被排斥在外,终其一生,不得任用。唐代最有才华的文学家李白、杜甫都没能通过科举考试走上仕途。李白仅仅因其才华被唐玄宗招进宫中,才仅仅三个月,就因恃才放旷而被逐出宫门;杜甫也是寄人篱下,做了多年的小官,他的俸禄甚至连一家人的生计也难以维持。对于那些蹭蹬于科场之外的文人而言,尽管他们才华横溢、铁砚磨穿,尽管他们“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发愤读书,也永远难有金榜题名的那一天。以至于有很多文人终生郁郁不得志,只有以诗文来抨击科举取士的弊端。

苏轼认为,作为一名饱读诗书的文人,不管你仕途一帆风顺也好,落魄失意也罢,最终你的满腹文章也会随着你生命的终结而被黄土埋葬。对此,若能看开一点,你自然就会少一分忧愁和烦恼。

四、商贾巨富,人生无法一帆风顺

文曰:“江湖羁旅,南北经商,图财万里游行,积货千金贸易。风波不测,身膏鱼腹之中;途路难防,命丧羊肠之险。呜呼!滞魄北随云黯黯,客魂东逐水悠悠。”

商人是促进不同地区物质流通的中间人。他们为了财利,走南闯北,囤积居奇,以赚取更多的钱财。对这些商人来说,他们为了钱财,抛妻别子,远走他乡。他们希望经商赢利,以后能衣锦还乡。外出经商,善于经营的,可以赚得万贯家产;不善于经商的还可能折本失财,徒劳辛苦。

苏轼认为,那些外出的商人,有时虽然能够赚得一些钱财,但因旅途艰险,有可能遭遇江海之上“风波不测,身膏鱼腹之中”;有的可能会在路途之中遭遇劫匪袭击,“丧命羊肠之险”。总之,一个商人离家经商,不管你是否赚取利益,都有可能在异地他乡遭遇凶险,甚至永远不可能再与家人团员。所以,苏轼在《召请文》悲叹:“滞魄北随云黯黯,客魂东逐水悠悠。”

五、戍边将士,以生命捍卫国家

文曰:“戎衣战士,临阵健儿,红旗影里争雄,白刃丛中敌命。鼓金初振,霎时腹破肠穿;胜败才分,遍地肢伤首碎。呜呼!漠漠黄沙闻鬼哭,茫茫白骨少人收。”

战争历来是残酷无情的,刀枪从来不会长眼睛。在战争中有大批战士殒命战场是在所难免的。特别是战败者一方,有时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在古代战争中,“击鼓出兵,鸣金收兵”是征战的规则。两军交战,就会有“临阵健儿,红旗影里争雄,白刃丛中敌命”的拼搏。在交战的高潮时期,刀枪剑戟纵横驰骋,躲不及的人便会腹破肠穿,肢伤首碎,成为刀下之鬼。战争的残酷是不能以忍辱、宽容来对待的。所以,历史上就有了曹操在赤壁大战中八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痛教训。以至于最后曹操带领残兵败将败走华容道,若不是关羽念及往日的情分放他一马,曹操也许就会葬身华容道。最可怜的是曹操数十万葬身水火之中的战士遗骨,甚至连前去收尸的人也没有。

对于战争的残酷和死伤人数的众多。唐代着名边塞诗人高适曾在《燕歌行》一诗中作了形象的描绘。诗云:“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诗歌与苏轼的召请文相应和,不仅写出了战争伤亡的惨重,而且还道出了令人泣血的离别之情。苏轼对战争的残酷感触良深,发出了“漠漠黄沙闻鬼哭,茫茫白骨少人收”的哀叹。

六、伟大母亲,十月怀胎吉凶难料

文曰:“怀耽十月,坐草三朝,初欣鸾凤和鸣,次望熊罴藟梦。奉恭欲唱,吉凶只在片时;璋瓦未分,母子皆归长夜。呜呼!花正开时遭急雨,月当明处覆乌云。”

我国有句俗语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人们常用这句话来比喻做成一件事的过程是艰辛漫长的,成功只在一瞬间。这句话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不仅应当看到成功的喜悦,更要看到成功背后的辛劳。作为普通妇女孕育子女,十月怀胎也是辛苦的,你要忍受身体各方面的不适,但你同时也是幸福的,因为你在孕育着希望和梦想。但是,现实往往是祸福相依,当你还在为自己的未来作种种计划的时候,也许你会突然遭遇不测。在日常生活中,天灾人祸随时都有可能夺去一个孕妇的生命,即使不是如此,有的孕妇在分娩时也会发生胎死腹中,母子俱亡的悲剧。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特别是对那些怀孕和分娩期的母子而言更是如此。不管我们如何去小心谨慎,“花正开时遭急雨,月当明处覆乌云”的不幸仍然会时常发生。

七、红颜薄命,美丽若昙花一现

文云:“宫帏美女,闺阁佳人,胭脂画面争妍,龙麝薰衣竞俏。云收雨歇,魂消金谷之园;月缺花残,肠断马嵬之驿。呜呼!昔日风流都不见,绿杨芳草髑髅寒。”

“自古红颜多薄命”,掐指算算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她们虽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但却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她们没有享受到作为一个正常女人应该拥有的正常生活。

中国自古以来都重视郎才女貌,因此,长相美丽,风情万种的女人常会得到风流才子的青睐。于是乎,在历史上就有许多的帝王为女色所迷,荒废朝政,最后导致亡国丧生的下场。唐玄宗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因沉迷于杨贵妃的女色,不理朝政,后来在安史之乱中仓惶带着杨贵妃逃生,当军队走到马嵬驿的时候,兵不前进,要求玄宗赐死杨玉环,玄宗被迫缢死杨贵妃。唐代诗人李商隐曾作《马嵬》诗嘲笑唐玄宗作为一国之君竟然连自己王后的性命也保不住。诗云: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空闻虎旅传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 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诗中的“七夕笑牵牛”,意为七夕之夜,长生殿上唐玄宗与杨贵妃两人曾欢笑密约长相厮守,并笑牵牛织女一年一度相见之短暂;当时曾“笑”他人,而今却不如牵牛织女之长久相恋;相比之下,令人可悯而又可笑。

苏轼在这段召请文中说那些竞相争艳的闺阁美女,她们也许在年轻之时能够博得风流男子的欢欣,但是,一旦年老色衰,便会被人弃之不顾。纵然不是这样,或因美色招惹祸患,给自己带来性命之忧,或如“杨贵妃”之流,“肠断马嵬之驿”。昔日的风流美女,顷刻间便成了一堆骷髅。

八、乞丐囚犯,受身心无助之苦

文曰:“饥寒丐者,刑戮囚人,遇水火以伤身,逢虎狼而失命。悬梁服毒,千年怨气沉沉;雷击崖崩,一点惊魂漾漾。呜呼!暮雨青烟寒鹊噪,秋风黄叶乱鸦飞。”

对乞丐和囚徒来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他们不像闺阁佳人和帝王将相那样有着丰厚的物质条件和可资炫耀的资本。虽然他们的生命不被人所重视,但作为一个人,他们同样都有生存的权利,他们的生命也应该受到别人的尊重。不过,与其他阶层的人相比,他们的生命似乎更没有保障。且不说“遇水火以伤身,逢虎狼而失命”,也不必说“悬梁服毒,千年怨气沉沉;雷击崖崩,一点惊魂漾漾。”但就他们生活的困境而言,他们更多时候就有可能因为饥寒交迫等基本的生存条件得不到保障而死在街头。他们的凄凉处境恰如苏轼所述:“暮雨青烟寒鹊噪,秋风黄叶乱鸦飞”。

苏轼的《焰口召请文》分别以不同身份的人为例,来描述他们青春和生命的苦空无常。作为《焰口》的一部分,《召请文》虽然是用来超度这些阴魂受食甘露之食,借此得以超升,但是其中的文学价值和人生哲理却值得我们认真去咀嚼回味。从对诸多类型人生无常的论述中,不仅能使人们放下功名利禄,看破财色的虚幻,而且还能使人保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从而能以平常心对待人生。

藏经阁佛经印经网微信号
护持佛法僧

相关阅读

水陆法会,即然被认为是汉传丛林经忏佛事之最,那么,他的这个“最”之名,从何而来呢?[详细]
所谓佛事是学佛之事,弘扬佛法之事,主要对象是人。课诵、闻法、讲经、布施、持戒、修定、八正道和六波罗蜜,都是佛事。[详细]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